书城童书淘气小子好事坏事一火车——胆小鬼也疯狂

第23章 课堂上的闹剧

原来是上课铃声。

四个人长长地舒了口气。

“看来他们已经遇到危险了,这个时候想有求于老大。侯洋,你再把电话打过去,稳住他们。然后,我们拨打110.”李晓果事后诸葛亮,说得有鼻子有眼的。

“你以为那帮家伙的智商像你啊!”大齐撇撇嘴。

“哼,没准那帮家伙早就逃之夭夭了!”巴奇说道。

“不会吧,他们还不至于反应这么快吧!”侯洋担心地说。

李晓果终于找到了一个出气筒:“我见过笨的,但我还没见过这么笨的。”

四个人前前后后进了教室,可他们的心情却难以平静下来。

上课还没五分钟,手机再次响起来。

“唰”,侯洋的脸一下白了。

“唰”,大家的目光一下集中到侯洋身上。

“司马老师,是侯洋。”章添立刻报告,“侯洋带手机了!”

“就你聪明!”李晓果一脸不屑,“你知道侯洋为什么带手机吗?你知道这件事有多么重要吗?”

“侯洋,跟你说过多少次,不准带手机。”司马老师快速走到侯洋身边,仿佛侯洋带过很多次手机。

大齐一看司马老师的架势,预感问题严重,如果不及时阻止司马老师,很有可能坏大事。

“司马老师司马老师,您听我说您听我说……”大齐一伸手拦住了司马老师,“现在侯洋是老大,正有人找他报告事情呢!”

大齐的话不仅让司马老师惊呆了,也让大家莫名其妙,侯洋什么时候变成了老大?

“司马老师,过后我给你解释。”大齐像个指挥官,一边安慰司马老师,一边指挥大家,“侯洋,你接电话。”

突然,大齐感觉不妥:“慢!”他又转向大家:“这期间任何人不准说话,切记,切记!”

“司马老师也不行吗?”章添来了一句废话。

“司马老师也不行!”李晓果吼道,“天王老子都不行!”这个时候,李晓果还有心开玩笑。

大齐向大家拱了一圈手:“求求各位了!”

手机还在响,响得几个人心里直发毛。侯洋小心翼翼地接通了手机。

电话里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喂,你是谁?”

四个人一愣,这个变化也太快了,刚才还是老大呢,这工夫怎么变成“你是谁”了呢?明明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怎么又变成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会不会他们发现了,给侯洋设好了陷阱?

李晓果惊恐不安地看着大齐和巴奇,两人也没了主意。侯洋呢,整个人都不会动了。

章添要说话,吓得大齐、李晓果、巴奇就差磕头作揖了。章添一看,几个人不像闹着玩,暂时打消了要说话的想法。

安抚好了章添,三个人又开始关注侯洋。

“喂,你怎么不说话啊?你到底是谁?”电话里的声音异常清晰。再不说话就要坏事了,三个人连说带比划,当然了,都是哑语,意思是让侯洋说话。

“不知道!”侯洋顺势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

妈啊,如果不是大齐三个人又是打手势,又是跺脚,大家差点笑翻天。

“呵呵呵……”电话里传来好听的笑声,“你叫‘不知道’?”侯洋一听,来劲了:“我当然不叫‘不知道’了,我叫侯……”

天啊,侯洋的思维出问题了。

李晓果眼疾手快,一把夺过手机,虚张声势地问道:“喂,你是谁?”

“我啊……”里面传来拉长的腔调,“我是刑警。”

李晓果头“嗡”地一下。不过,他还保持着必要的警惕,立即关掉了手机。

关掉手机后,李晓果没头没脑地问道:“刑警是干什么的?”

“刑警是专门抓坏蛋的!”章添冲四个人狠狠地说道,“有一个坏蛋就抓一个,有两个就抓一对,有四个就抓四个。”

“好啊,你敢诬陷我们?”李晓果可以怕打电话的人,但他不怕章添。李晓果跳了起来,一副要打架的表情:“诬陷好人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章添,我们做好事,你不但不帮助我们,还讽刺我们!”大齐也不干了。

“哼,人家都是到了关键时候团结一致,可我们呢?”巴奇甩给大家一个问题。

“章添,如果吓跑那些人,我跟你没完。”侯洋也嚷道。

司马老师一听,看来,四个人话里有话,忙问怎么回事。

四个人根本没有心情回答,手机里突然出现的声音彻底打乱了他们的计划。刚刚明了的事情,又变得扑朔迷离,连点头绪都没有了。

几个人越着急,章添她们就越跟着捣乱,各式各样的问题快把几个人淹没了。

“求求各位了,给点儿安静的时间。”大齐一副江湖派头,“在此不胜感激!”

“喂,到时坏了事,就找你们算账!”李晓果指着章添的鼻子。司马老师一看,几个人真遇到麻烦了,而且这些麻烦一时半会儿还理不出一个头绪来。

“快看看来电显示。”司马老师提醒几个人。

这次,侯洋反应出奇地快,一把夺过手机。天啊,竟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大齐、李晓果、巴奇也凑了过来,互相看了一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很有可能对方发现了我们不是老大,有意来试探。”大齐说。“为什么是个女的?说话还很温柔的。”李晓果百思不得其解。“无非是让我们放松警惕,好趁机对我们下手。”巴奇很恐惧地说。

就在这时,手机又响了。大家一看,又是刚才的号码,四个人又紧张起来。

大齐把手机往司马老师手里一塞:“关键时候,还得女人对付女人。”

司马老师接通了手机,里面传来说话声。不知为什么,这次电话里的声音很小,四个人竖着耳朵听也没有听到。再看司马老师的表情,一脸严肃,是从没有过的严肃。她一边听电话,目光一边不停地在四个人身上溜来溜去。

“……好,我们马上过去。”电话里终于传来清晰的声音。“我等你!”司马老师用无比严肃地口气回答。

大齐一看又要坏事,冲侯洋悄悄一使眼色,两人溜出了大家的视线。李晓果和巴奇一看两人溜了,预感事情不妙,也悄悄溜了。

司马老师关掉手机时,四个人却无影无踪了。“嗯?他们几个呢?”

“哼,还不是见事不好,躲起来了!”章添挖苦道。

“这是他们一贯的风格,见好就上,见坏就躲!”金多说话向来有自己的风格。

“敢做不敢当!”胡妍与纪阳一起说。

不大工夫,一辆警车停在白白小学校门前,从车上走下来两个年轻人,一男一女。他们进了校园,直奔六年(2)班的教室。

“您就是司马老师吧!”两人紧紧握住司马老师的手,“您的学生可帮了我们的大忙。如果没有他们……”

两人讲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侯洋捡的手机无意中帮了刑警的大忙。

这是个犯罪团伙,他们准备行动的前一夜,老大因为喝多了酒,不慎把手机弄丢了。他已被刑警抓获,同伙还不知道。老大天生是个结巴,说话未开口必先“嗯”几声。侯洋无意中说的话以及说话的口气、声音都和老大像极了,他手下人对侯洋没有产生丝毫的怀疑。尤其是侯洋忙中出错的几句话正好对应上了他们事先商量好的。由于四个人及时拖住了一帮团伙,为刑警赢得了宝贵的时间,最终罪犯全部落网。

事情真相大白,大家都很佩服四个人。

“司马老师,我们想见见你的四个学生。”两人很客气地说。“哦,我已经派人去找了。”司马老师说。然后她转头埋怨道:

“怎么还没有找到?”

“司马老师,我知道他们在哪儿。”章添很有把握地说。

说完,章添领着一些女生走了。

章添哪儿也没去,直接来到男生厕所。她吩咐女生:“喊他们的名字。”

“周大齐。”

“李晓果。”

“巴奇。”

“侯洋。”

没有动静。

章添大声喊道:“如果你们再不出来,我就闯进去了!”

“别别……”李晓果第一个跑了出来,后面跟着三个人。

“原来英雄喜欢待在厕所里!”金多来了一句。

“有何贵干?”四个人一起问章添。

“人家特意来表扬你们的,说你们立了大功!”纪阳兴奋地说。

“真的?”侯洋还一脸不相信。

“我就说嘛,我们干了一件大事,你们还不相信。”李晓果埋怨道。

大齐和巴奇已顾不得这些了,向教室跑去。

侯洋一看两人跑了,也跟着跑了。

李晓果一看三个人都跑了,着急了:“哎哎,你们等等我!”

“没准我们会得到意外奖励,暑期就在警营里度过。”侯洋美美地说,“到时,我的胆子就不小了,没准还变得胆大心细了。”

真让侯洋说中了,他们参加了暑期警营,这是对他们的奖励。

下一章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