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传记中国古代清官传(中国古代名人传奇丛书)

第120章 彭玉麟

彭玉麟(1816~1890年),字雪琴,湖南衡阳人。据史载,他16岁丧父,“族人夺其田产”,欺凌其孤儿寡母,万般无奈,母亲将他和弟弟彭玉麒叫到身边,含着眼泪说:“此乡不可居。你们都是男孩子,为了避祸,各自远走高飞吧!”从此,兄弟二人分别离家出走。

彭玉麟几经周折到了府城,一边给人做工,一边刻苦读书,经过多年努力,终于中了进士,做了官。于是,他将母亲接到身边尽心孝敬,同时多方打听弟弟的下落。但是,直到老母亲去世后,他才得到彭玉麒的消息。

一、除暴安良

彭玉麟越是思念弟弟,越增加了他对地痞流氓、贪官污吏的刻骨仇恨和对贫苦百姓的同情和爱抚。朝廷见他忠君爱民又聪敏精干,使其官职不断升迁。时至咸丰末年,已成为位尊权重的兵部尚书。

同治初年,彭玉麟又以钦差大臣的身份巡抚长江水师。其间,他整肃军纪,惩治贪顽,平反冤狱,曾经一天就罢免、关押、处死管带以上的水陆将领100多人,并由此而声震天下。有一次,彭玉麟在晚饭后又微服私访。待走到一家门口时,忽然发现一位白发老人在痛哭。一问,才知道他的儿子因去茶馆听说书,管带令他让座位,他行动慢了点而遭毒打,抬回家不到两天就死了。老人基于那管带是当地一霸,又是附近最大的官,情知告状也没用,只好对天哭泣。彭玉麟听罢,立即给了他10两纹银,又问明那茶馆位置,独自走进茶馆中。接着,他捡正中一个最好的位置坐了下来。不一会,两个水兵各提一个大灯笼,一前一后地护送管带进了茶馆。当管带走到彭玉麟座位前,抓起茶壶往地上一扔,对两个水兵说:“把这个臭老头子赶出去!”话音刚落,彭玉麟便被拽着衣领推出门外。

第二天,彭玉麟下令召那管带前来听差。管带赶到后,一眼便认出这位钦差大老爷原来是被他赶出茶馆的“臭老头”,不禁大惊失色,连忙伏地请罪。彭玉麟冷笑一阵后,只说了一句话:“你一个小小的管带竟也如此作威作福,斩了!”那管带得到应有惩处。

彭玉麟巡视到合肥时,没有上岸,而是下榻于自己的坐船上。一天,一个乡民在岸上喊冤,彭玉麟将他叫进船中。一了解,原来是那人的妻子被合肥李公子抢去了。而这位李公子,正是直隶总督李鸿章的侄子。彭玉麟略加思索,即令营官拿着自己的名帖去请李公子。李公子还以为彭玉麟看在自己伯父的面子上而给他特殊的关照,便兴高采烈地来到船上。彭玉麟先把那乡民叫到面前,继而问李公子是否抢了他的妻子。李公子顿时大惊,但转念一想,彭玉麟与自己的伯父曾一度交往颇密,也就不在意地回答道:“芝麻大的事,何劳世伯大人介意!”彭玉麟又问那人的妻子现在何处,李公子说:“她没福气,三天前投井自尽了。”彭玉麟顿时拉下脸来,喝令左右:“斩了!”

当刀斧手将李公子绑赴岸上即将行刑时,恰好被赶来参谒彭玉麟的合肥知府、知县们遇到。他们一边大喊“刀下留人!”一边上船求彭玉麟饶他不死。彭玉麟怒斥道:

“你们身为地方父母官,却不为民做主,还不回衙听参,等候治罪!”

知府、知县刚离开,安徽巡抚又来求见,彭玉麟清楚地知道,这巡抚是李鸿章的心腹干将,一定也会竭力求情的。于是,速令中军前去监斩,自己则出船去迎客。当宾主刚刚坐下,李公子的人头便被献了上来。

二、睦邻重友

彭玉麟一向执法如山,以“刚直之名满天下”。但史书上又说:他“然亦多情人也”。他的“多情”,集中表现在同乡亲、友人的交往上。

彭玉麟的老母去世后,他多次回乡祭扫母坟。每次回去,“皆布衣、青鞋,不设舆从”,没有一点“官架子”。见到家乡父老,也总是主动向前打招呼,并与他们亲切攀谈,就像故友久别重逢。

在善待他人的同时,彭玉麟还大力为家乡兴办慈善事业。据地方志,他资助本县学田合计白银二千两,宾兴费银合计二千两,育婴堂公费二千两,修县志银五千两,独建船山书院银一万二千两,衡清试馆银一万两。仅此6项,共计白银三万三千两。此外,京师或各省省直湖南衡水会馆,只要有募捐活动,他也资助,而且一出手即达千两白银之多。对本族年迈之人,他还经常给馈赠;对穷苦乡民,则计人口多寡定期关照。

为处理好亲友、邻居的关系,彭玉麟对其家丁要求甚严,不许他们败坏自己的名声。有一年过节,彭玉麟突然想吃鲜鲤鱼汤,便让厨师去购买。那厨师几乎跑遍了附近所有的市场,也没找到一家卖活鲤的。恰巧,此事被一位姓洪的隐士发现,他便将自家养的一尾鲤鱼送给了那厨师。厨师欣喜异常,一边道谢,一边付钱,可是洪氏说什么也不收。厨师非常为难地对他说:“彭大人有令,买东西不给钱者,斩。您要是不收钱,我只能把鱼退给您!”洪隐士一听,对彭玉麟更加敬佩,便说:“请你回去禀报彭大人,洪某这条鱼不是送给彭钦差,而是送给彭义士的!”那厨师无奈,只好拿着鱼回到府中,将事情经过原原本本讲了一遍。彭玉麟当时欲言又止,而第二天一早,则派四位差官带着他的名片和重礼去洪家致谢。此事迅速传遍四邻,一时成为佳话。

三、挥泪打弟

咸丰十一年(1861年),彭玉麟时任安徽巡抚兼管当地驻军。有一天,一位壮年男子找到军中,声称自己是彭玉麟的弟弟。彭玉麟闻讯马上出迎,果然是20年未见面的弟弟彭玉麒。兄弟俩久别重逢,百感交集,不禁抱头痛苦。彭玉麟这才知道,弟弟经过千辛万苦后,流落到豫陕一带做买卖。从此,他对弟弟“护爱甚笃,与其共寝食”,彼此自有说不完的话。

然而,由于彭玉麒多年经商,接触的人良莠不一,赚钱的道五花八门,虽然人还正派,但养成了两大毛病:一是挥霍,二是吸毒。基于他惯于挥霍,所以他对兄长十分简朴的生活很不理解,便问他为什么这样清苦?彭玉麟便耐心地给他讲其中的道理,还同他一起“忆苦思甜”,回顾少年时代的艰难。出于对胞兄的敬仰,彭玉麒也只好同哥哥过一样俭朴的生活。但他“久客州县,服洋烟成瘾”的毛病,却使他实在难以忍受,有时不得不躲到一处解解馋。

有一次,彭玉麒趁哥哥因公外出,又偷偷抽起鸦片来。正当他吞云吐雾昏昏然,没料到被仆人发现,报告给了彭玉麟。彭玉麟一听,勃然大怒。他认为:若不改掉这一恶习,将百弊俱来,谈何兴家立业?何况自己早已命令军中禁烟,而他却率先违令!于是,当即升堂,将彭玉麒押到阶下,挥去满面泪水,令手下人打了他40军棍。接着,又痛斥了一番,将他“斥出之”。临了,还严肃地警告他:“不断烟瘾,死无相见!”

彭玉麒经受一阵痛打,顿时遍体鳞伤。他连滚带爬地跑到一个存身处,不禁抚今追昔,左思右想。尽管浑身上下疼痛不止,他却一点也不怨恨哥哥。相反,他觉得哥哥无论表现出来的对他的爱,还是对他的恨,都源于为他好。因此,他“感愧自恨,卧三日夜,濒死,竟绝不更服”,终于彻底戒了毒。于是,他又来见哥哥,并主动承认了错误,还表示痛改前非,重新做人。彭玉麟止不住热泪盈眶,遂向前与他再一次抱头痛哭,从此,“复好兄弟如初”。

又通过一段时间的共同生活,彭玉麟进一步发现并总结了弟弟的优缺点。他综合分析比较后,劝弟弟不可久留军营,而应该去继续做生意,以勤劳致富,还具体帮他选择了“行盐业”。彭玉麒言听计从,愉快地重返商场。

后来,彭玉麒在实践中研习理财之道,结果左右逢源。他贱买贵卖,薄利多销,讲究快速,与时争利,很快便“致赀巨万”。他发家致富后,想送哥哥一笔钱,但彭玉麟“一无所取”。于是,彭玉麒接济贫穷,“恤贫笃义,乡人流落江淮者,悉收恤资之,岁散万金”,并由此而成了一位受人尊敬的人。与此同时,彭玉麟也因教育弟弟走上正路而受到更高的评价。

下一章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