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童书帅哥王子

第37章 瓦尔德王子(2)

“我所说的那些事情指的是指身体和灵魂所禀赋的善与恶而言的。”

“王子你聪慧过人,一定会知道善与恶都是行为所产生的结果,而这个行为正是来自于身体的灵魂。所有在这两者中,我们将主所赞许的善称为好,将主所憎恨的恶称为坏,如此一来,对于主,我想你应该能有一个更深入的认识了:如果你做了好事,便可获得主的赞许、赏赐;主在命令我们做好事的同时,也就禁止了我们做坏事。”

瓦尔德王子听完宰相的解答后接着说:“我认为善与恶这两件事,是人体内的五种感觉器官共同作用的结果,这五种感觉器官分别是语言、听觉、视觉、嗅觉和触觉,它们互相协调,分工合作,即构成我们常提到的感觉中枢。现在我仍然不清楚的是:主是为善而创造出的这五种感觉器官,还是为恶而创造出的呢?”

“造物主凭真实而创造了人,并赋予了爱真实的本能,他手中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他创造了宇宙万物,因此,我们所面对的是一个凭公道、正义创造和统治宇宙万物的造物主。他之所以将人创造出来,并赋予人欲望和诸多的能力,是因为他爱人,刚才所说的五种感觉器官也会因此而受到奖惩。”

瓦尔德王子不大明白宰相的意思,便谦虚地问道:“您所说的这睦又该如何解释呢?你能更具体地解释一下吗?”

“更具体一些那就是造物主为说话而创造了舌头,为工作而创造了双手,为行走自如而创造了两条腿,与此同时,为了观看,他还创造了眼睛,为了听闻,创造了耳朵。他使五种感觉器官各具其能,让他们各司其职,同时也相互协调,他要求五种感官必须做他所赞许的事。”

“在说话方面,主所赞许的是真实,那么就要求人们必须抛弃与真实相对立的东西,那就是撒谎;在视觉方面,主赞许人们看一些正经的事物,而憎恶****、邪僻的事物;在听觉方面,主要求人们听一些诸如忠言,经典中的劝谏等;人的双手受大脑的支配,能够多做各种事情,例如慷慨疏财,助人为乐,这些是主所赞许的,而那小气吝啬鬼,一毛不拔,则为人所耻,令主所憎恨;人的双脚如果是为好事而奔波,如为求学而跋涉,那么这一行为无疑是得到主的赞许的,相反,那些为纵欲****而到处奔走的脚则是最卑鄙的,令主所憎恨;在口腹方面,如吃喝等,那些对衣食从不挑拣,靠自己的劳动而获取衣食的人,主是赞许他们的,并且他们也都发自内心地对伟大的主表示感谢。而那睦又馋又懒,妄想不劳而获的人,主是憎恨他们的,并且不会容忍他们这样做。”

“对这些问题,只有切实用心去体会,才能有所心得,要不就只可能是空言妄想。正如我们先前所知的那样:主创造了宇宙万物,但其中只有善良、美好的事物,才能得到他的赞许,而对那些丑恶的事物,主是绝对禁止的。在主的英明指引下,人身体的每一部分组织所做的只是应该做的事,在这里,只有好的事物才是主所赞许的,被主许可的。”

我还想问一个问题:“主是否创造亚当之前就早已预见到他必将会走到违抗命令吃禁果这一步呢?”

“你说得对,这个结果确实是主早已知道的。对此,我有充分的证据:主凭借他所具有的先知先觉的能力,了解了亚当的心理,因而早已警告过,那种果实是绝对不能吃的,如有违抗禁令者,必将严厉惩处。这样一来,无论是谁敢违抗禁令都没有任何可辩解的借口了。亚当明知故犯,偷吃了禁果,一旦事情败露,他自己要受到主的惩罚,与此同时,他还将得到来自各方的唾骂与指责,他的过失甚至会使自己的子孙受到牵连。”

“所以主为了挽救那些做过坏事的人,让圣人来教化我们,指引我们走向光明大道,同时,还通过对圣经中训诫箴言的解释,让我们明白什么是主所赞许的,可以去做,什么是被禁止的,绝对不能明知故犯。如果我们遵从这种法度,依照圣人的指引,那么我们所做的也必将是正当可行的,被主所赞许的。如果有谁违背法度,不按圣经的指引办事,这无疑是违法乱纪,最终受到主的严厉制裁。”

“这便是正道与邪途。我已解释了这么多,相信你已懂得:万能的主按照他的赞许和需要,将欲望赋予我们。如果我们用得合法,便可给自己和其他人都带来好处;但是如果我们违抗了人的命令,非法地用它就会招致罪恶。我们所得到的好处,都是公正的主对我们无私的赏赐。如果我们获得的是惩罚,那一定是我们做了违背主的旨意的事情而遭到的报应,不应该将此惩罚归罪于伟大的主。”

聪明和愚蠢

瓦尔德王子认真听了宰相希马斯的解答,默默地点了点头,然后说:“你所谈到的关于主和他所创造的人类以及其他的关系,我都听明白了。但还有一件事我觉得奇怪,令我费解,那就是:对于亚当的子孙后代,他们固然知道人终将难逃一死,今世的一切都将随着生命的终结而消失无踪,可是他们却仍然尽情地享乐,从不为来世着想,甚至将来世也抛到九霄云外,这些事使我感到非常吃惊,可又无法解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说的很对,你所看见的最好的证据便是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所见的种种变化及其中的欺骗性,它证明幸福和灾难总是交替出现的,正如幸福的人不一定永远都不愁吃穿,而穷苦的人则不一定一辈子都清贫。即使最善于经营、谋划的富豪也难以保证事事都在自己的预料之中,因为万事万物的变化和更替并不能完全由人所控制。也许一夜之间,天下最富有的财主会变得身无分文,这说明了财富并不是完全可靠的,拥有一笔庞大的财产,也不见得能给人带来多少好处。”

“只要明白这个道理,我们就懂得,凡是财迷心窍把来世抛至脑后的人,一定不会有好的结局。因为他从财富中所受到幸福的程度,与失去财富所忍受的恐怖、苦楚的程度均不等同。我们相信,一个人如果不知道一旦离开强大财富的依仗,必将遭受难以想象的痛苦,那么他对今生的享受一定不会恋恋不舍且贪得无厌,他一定坚信来世比今生更美好。”

瓦尔德王子听后,对宰相希马斯说:“请允许我向您表示我最诚挚的谢意!您的确是一位博学多才的学者,您准确无误地解答,如同一盏明灯照亮我心中的黑暗,解开了围绕我的疑团。您所指引的无疑就是真理的方向。我决心踏着真理的脚步前进!我会把您的教诲铭记在心,让它指引我前进。”

宰相希马斯回答完王子瓦尔德提出的问题后,在座的一位学者站起来,说:“野兔在每年的春天,都会同伙伴们一起去草地吃草。今天我从两位知识渊博的学者身上学到了许多未曾听到过的知识,令我大开眼界。现在我想向二位请几个问题,我想问一下,世界上最好的礼物是什么?”

瓦尔德王子答道:“世界上最好的礼物就是健康的身体、合法的饮食和一个聪慧过人的儿子。”

那位学者继续问道:“王子能否告诉我:什么是大的?什么是小的?”

瓦尔德王子回答说:“年纪小的人为他而忍让,叫做大;反过来,他为年纪大的人而忍让,叫做小。”

“请你解答一下,所有的动物都拥有的4种东西是什么?”瓦尔德王子不假思索地答道:“这4种东西是:充饥的食物,解渴的水,甜蜜的睡眠,临终时的痛苦。”那位学者见这些问题都难不倒王子,便又接着问:“你知道什么东西的丑恶,任何人都无法消除吗?”瓦尔德王子胸有成竹地回答道:“有3种东西,那就是愚蠢、无耻行径和撒谎,这3样永远都是丑恶的。”

学者想找一个问题难倒王子,把话题一转,就着王子的回答问道:“撒谎固然是丑恶的,但有一种谎言却是可取的,你知道吗?”

瓦尔德王子不慌不忙地答道:“如果这个谎言可以使撒谎者躲避危害且能获得好处,那么这样的谎言是可取的。”

“诚实本来是美好的,但有一种诚实却是丑恶的,你说它是什么呢?”

“在别人面前炫耀自己所拥有的财富或东西,即使他所讲的是实话,那也是丑恶的。”

“所有丑事中最为可耻的事是什么呢?”“自己本没有什么特长却要自欺欺人,在别人面前吹嘘自己的才能,甚至因此而高傲自大,目中无人,这种行为无疑是最可耻的。”

学者见瓦尔德王子对答如流,对他的才学暗暗佩服,啧啧称赞,最后问道:“什么样的人是最愚蠢的?”“最愚蠢的人就是那只知道吃喝玩乐,贪图享受,胸无大志的人。”

群臣听了王子瓦尔德同宰相希马斯以及学者的问答后,纷纷赞叹不已,夸奖王子是个难得的人才,宰相希马斯对国王杰亚德说:“陛下,您是一位英明的国王,同时您还拥有一个聪明好学、才学渊博的儿子,我们希望您将来把王位传给王子瓦尔德,让我们成为他忠实的奴仆。”

国王很高兴地接受了宰相的建议,对王子充满了信心,他还特意当着所有人的面正式商议了王位继承权的问题,并下令向全国宣布将传位于王子。

为了树立王子的威信,国王吩咐在座的学者和大臣们必须将王子先前所解答的问题牢记在心,并将其付诸行动。因为在不久的将来,王子要成为国王,所以从现在开始,所有臣民都必须齐心地拥护王子,执行他所有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得违抗他的指示。

下一章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