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大山寨

第47章 亲情

“陈家家训!”启省回房后,陈平朝着陈宇怒问道。

“尽忠、持孝!”陈宇赶紧回道。

“很好,你还记得,那何为尽忠,何为持孝?”陈平虽然说着‘很好’,但他的脸色却依旧很不好。

“尽忠:以己之躯,捍守疆土;持孝:尊师重道,上承父母。”陈宇念出了他记忆中的陈家家训,陈家是军旅出身,视守卫疆土为军人的天职。

“你不顾父母离家出走,此为不孝。你不顾京城安定,在荣王和靖王之间参与是非,此为不忠。你置家训于不顾,不忠不孝,有何话说?”陈平捏着拳头,一脸的愤怒。

“孩儿不肖,一无所长,依靠父母方能苟活,让父失望,让母担忧,此乃不孝。今我离家闯荡,以己之力立存于世,不惹父气,不让母忧,此乃持孝。”

“今国君劳疾,大皇子仗势夺权,扰京城不安罔顾人命,我本无心卷入,但大皇子一系欺人太甚,左宪手握兵权,其子仗势欺人,我此为虽为自己,但却也算是稳定京城之举,怎可视为不忠?”

陈宇一番言词掷地有声,至于陈平是怎么知道陈宇事的,陈宇估计,应该是苏文那个老狐狸说的。

“哼!”陈平怒哼一声:“出来一趟,到学的牙尖嘴利,那你逞一时之气,与那左坤擂台生死决战,以文者境初期的实力,去迎战文师境初期,此番行径与送死无异,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这也算是持孝吗?”

“陈家男儿铮铮铁骨,祖父遗训仍悬于陈家祠堂,上书:真男儿,宁战死,不跪屈。父亲此番言论,是要让孩儿违背祖训,弯膝苟活,丢祖父之脸面,让陈家沦为笑柄吗?”陈宇虽跪着低着头,但是语气却不卑不亢。

陈宇的前身虽然内心极其倔强,但是却不懂得反驳,可陈宇不同,他在地球可是写小说的,这写小说的人,别管扑街不扑街,都有一个共同点,那便是能说会道,若论讲道理,准保能给你引经据典说的头头是道,没理也能给你辨出三分来。

“好,竟还反过来将我一军,照你这么说,那都是我的错了?”陈平怒极反笑,他怀疑自己这些年都干什么了,自己的孩子,在自己身边长大,他竟然没发现,陈宇口才居然这么好。

“孩儿不敢!”陈宇有些戚戚的说道,他感觉陈平说不过自己,应该就快动手了。

“起来吧。”陈平突然语气一转,竟然十分和善。

陈宇抬起头愣愣的看着陈平,不对啊,这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愣着干什么,起来呀,你苏伯父等了许久了,还不快请你苏伯父入内看茶。”陈平脸色又是一沉。

陈宇赶紧蹭的一下站起来,说道:“苏伯父里面请。”转头又朝着喜儿的房里喊道:“喜儿快上茶。”

“唉唉……”喜儿匆忙忙的跑了出来,这喜儿竟然一直在她房里偷看,其实她早都听到外面的动静了,奈何喜儿见到陈平也是怕的不行,自然不敢出来了。

“你这丫头,竟然跟着少爷跑。”陈平斥了喜儿一句,转头又对苏文说道:“让苏兄见笑了,快里面请。”

“哈哈……哪里哪里,又不是外人,请请。”苏文大笑一声,和陈平一起朝着陈宇的正房中走去。

陈宇跟在后面,看着苏文那一脸无事的样子,若非陈平在这里,那一声‘苏伯父’陈宇是万万不会再叫的。

进了陈宇的房里,陈平先是四下打量了一番,然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与苏文一同坐了下来。

陈宇站在一旁,陈平没说让他坐,他还真不敢坐,这不管是什么人,总会有一个克星,陈宇估计,这陈平就是他无可奈何的克星。

“若不是你苏伯父命人快马加鞭的通知我,我竟还不知你一直躲在京城,而且还干了这么多的事情,如今更是和人赌上命了,听到这个消息,你母亲差点晕死过去,我是马不停蹄,中途换马不停赶来的,你母亲估计明天早上也会到了。”陈平不知为何,竟没了刚开始的怒气,虽然现在脸上也没笑模样,但是语气却好多了。

“唉,陈兄,咱们两家的交情,这么大的事,能不通知你吗?不过这还多亏了小女提醒。”苏文微微一笑,就好像他像是在做好事不留名一样。

一提苏梦云,陈宇的心不知怎地,就莫名的抽痛一下,但更多的还是气愤苏文的不要脸,这苏文早都知道陈宇在京城,为什么一直不通知陈平?还不是怕陈平找到陈宇,当真逼陈宇上门送上彩礼嘛,如今却又来充当好人,当真是无耻之极。

“噢?梦云那孩子,难道他们两个已经见过了吗?”陈平一听提起苏梦云,就来了精神。

“这俩孩子,已是私下里见过几次了。”苏文一副喜不自胜的样子,若非陈宇知道苏文并不想将苏梦云嫁给他,只是利用他,恐怕也会被苏文这伪善的笑容所欺骗了。

“竟有此事?苏兄,彩礼我会尽快……”陈平终于露出了笑容,可见他对陈宇的婚事关心的紧。

可以陈平话还没说完,苏文便一挥手,笑道:“唉,不急,如今京城事多,待风波过去了再谈此事不急,你还是赶紧说你这次来的目的吧。”

陈宇心里冷笑,苏文明明是在拖延,等风波过去了,他就会找借口反悔此事,但是陈宇却不想告诉陈平,陈宇看得出,陈平对这件婚事很重视,而且好像很相信苏文,如果陈宇告诉陈平实情,恐怕以陈平的脾气,定会气个半死,更也许会因为维护陈家的颜面,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所以陈宇只能先瞒着,以后的事情,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是陈某急了,苏兄见笑。”陈平又转头看着陈宇说道:“宇儿,为父没想到,短短时间,你竟修炼到了文者境,让为父甚觉欣慰,你的改变,为父也看到了,不愧是我陈家男儿,没有让为父的失望,但是这虎王擂台,你还是拒绝了吧,陈家脸面固然重要,但你的安慰更重要,而且即使你拒绝了,也并不丢咱陈家的脸面,那左坤可是高你一个大境界。”

陈平竟然语气突然十分温和,而且眼中竟第一次,对陈宇露出了赞赏之色,这是一个父亲恨铁不成钢,望子成龙后的欣慰,更多的还有担忧和关心。

陈宇突然心里有些难受,说不出的滋味,在地球的时候,他看到街上大手牵着小手,儿子骑在父亲的勃颈上嬉笑玩耍,看到新闻报道的那些为子女做出牺牲的父亲,陈宇羡慕,对父亲这个词,他觉得遥远却又伟大。

穿越后,陈平对陈宇打骂怒斥,也只是让陈宇觉得愤怒,不可理解,为什么父亲对儿子是这样的,毕竟对陈宇来说,亲情很陌生。

但是此时,陈宇的心里仿似触动了什么,他终于明白亲情是什么滋味,陈平并非对他没有父爱,只是这份父爱深深的埋在了陈平的心里,也许对不同的人来说,父爱的表达方式不同,但父母就是父母,也许有时候父母做的事,子女不能理解,但陈宇明白了,父母的举动一定是出于爱护,也许是严厉,也许是慈祥。

此时陈宇才发现,陈平那风尘仆仆的模样,脸上明显的疲累之态,可见陈平担心陈宇的安慰,为了及时赶来阻止陈宇,一路上多么辛苦。

“父亲,我必须应战。”陈宇低下了头,他不敢再看陈平的眼睛。

啪……

陈平怒拍桌子,指着陈宇呵道:“你敢,就算绑,我也把你绑回去。”

“我离家想要证明自己,就是为了不再像从前那样碌碌苟且的活着,如今应下战书,怎能再临阵退逃。”陈宇语气十分坚决,无论如何他也不会妥协。

“你……”陈平怒指陈宇,但是竟一时找不到反驳的话。

“父亲,明天我无论如何都要去应战的,请父亲相信我,也请父亲给我一个机会,证明给父亲看,我不是一无是处的寄生虫。”陈宇双手抱拳举过头顶,弯腰四十五度,恳请的说道。

“好,有志气。”苏文笑着起身说道:“陈兄,女大不中留,儿大不由娘,咱们也总有放手的一天,宇儿虽然年轻,有时冲动莽撞,但却也并非无脑之人,他既然如此坚决,怕应是真的有些把握,不如让他放手一战吧。”

“可……可这是在赌命,而且是必输的局面,苏兄可见过有人能跨一大境界战胜对手的?”陈平气呼呼的说道。

“没亲眼见过,而且若说是宗境战胜王境,苏某也自是不信,但者境和师境之间,却也并不无可能,而且据我所知,你这个宝贝儿子,就已做过这惊人之举。”苏文笑眯眯的看着陈宇说道。

陈宇一惊,他的确跨大境界杀过一人,就是那个刀疤脸,可苏文是怎么知道的?难道这个家伙一直都在派人监视自己吗?

“什么?宇儿你……你真的?”陈平震惊的顿时眼睛一瞪,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这还是他的儿子吗?不仅月余时间达到者境,竟然还能夸大境界战胜对手?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