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大山寨

第46章 特训

“当初有不得已的苦衷,并非刻意隐瞒,还请三皇子和启省见谅。”对于三皇子能知道他的真实身份,陈宇并不惊讶,如今这个传单,就连菜市场都能见到,那三皇子自然不会不知道,而陈宇与左坤的虎王擂台约战,启省是知道的,那也就不难联想到,孔明就是陈宇了。

“既是朋友,无需解释,只是现在却不知,该称呼你孔明先生,还是陈先生?”一挥手打趣的说道。

“称谓而已,三皇子随意即可,只是此时黄昏已过,三皇子前来,不会只是来确认在下身份,说些感激之词的吧?”陈宇微微一笑。

“为此事而来。”三皇子指了指桌上的传单说道:“我已听启省说了,你真的打算应战?这份传单应该是大皇子所为,知道你的性格,故意点出你的身份,目的便是要逼你应战,而且左坤已经是文师镜初期的修为,一旦踏上虎王擂台,生死不计,任何人都不得干预插手的,传单上所说是三日之后,你可有取胜的把握?”

“我既已应战,便不会退却的,而且我自有一些把握,即使不敌也不会死在左坤的手上。”陈宇没想到,三皇子特意赶来,竟然是担心他的安危,其实通过和高阁老那一番对话,陈宇知道,在调查凶杀案这件事情上,三皇子对陈宇有所隐瞒,甚至可能依旧在利用陈宇。

“那日在国宾馆,你所表现的实力确实不俗,但是你要知道,大境界之间的差距,并非那么简单,而且左坤已经突破,却将擂台定在三日之后,可见他一定是做足了准备的。”三皇子的眼神中有些担忧之色,这并非虚假。

“三皇子放心,如今在下不会再做那般冲动的事情,对三日后的擂台,却有几分把握的。”陈宇的表情轻松,一副并不担心的样子。

“好吧,希望你真的有些把握,这三****便让启省留下来,希望能对你有些帮助。”三皇子叹息一声,虽然他觉得陈宇不是大放厥词之人,但是他还是无法相信,文者境初期能够战胜文师镜初期。

“那太好了,这样我的把握便又多了几分。”陈宇高兴的两手一拍,他最缺的便是实战经验,如果这三日,启省能够充当对手,增加陈宇的实战经验,那是最好不过了。

“那好,我先告辞了,三日之后,我会去虎王竞技场观战。”三皇子说完,起身朝着陈宇一抱拳便离开了。

前两日启省奉命保护陈宇,喜儿便给启省收拾出了一间厢房,如今厢房还空着,启省便又住了下来。

原本陈宇打算神游凡人,克隆龙鳞果和《淬体诀》只能暂时搁置了,好好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一大早,陈宇便早早起来,拖着启省陪他过招,按陈宇的要求,启省将实力控制在文师镜初期的水准上,以他自身的实战经验来训练陈宇。

……

嘭的一声,陈宇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这一上午,陈宇已经不知道被启省打倒多少次了。

陈宇支撑着站起来,准备再一次冲向启省,可是还没等陈宇动,院门突然被人推开。

“呦!这么积极的在备战,不错,我还怕你像狗一样夹尾巴跑了呢,不过即使你再如何努力,三天时间,就算能让你冲击到文师境初期,你也不会是我左坤的对手。”来人正是洋洋得意一脸嚣张的左坤。

“原来是左公子,怎么?怕再次被我打的尿裤子,所以特意来探探我的虚实吗?”陈宇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讥笑一声说道。

“哼!探你的虚实?你算什么狗东西,上次的耻辱,我一定让你千倍万倍的奉还,今天本公子是来通知你,两天后,虎王擂台见,我定会叫你生不如死,你也不用想逃,出城的各个道路都已经被留京卫封锁,你逃不掉。”左坤洋洋得意的笑容瞬间熄灭,上次被陈宇吓的尿裤子,是他一生中最大的耻辱,他势必要杀了陈宇来洗刷这个耻辱,还要慢慢的折磨死他。

“逃?”陈宇轻笑一声:“我会再次让你跪在我面前。”

“大言不惭,跪下来的只会是你,到时候即使你给我磕头认错,我也不会饶了你,我要让你后悔跟我左坤作对。”左坤放完狠话,愤怒的转身便离开了,他本来是想打击一番陈宇,却没想到陈宇嘴上的功夫,却让他倍受打击,不过他不着急,两天之后所有的一切耻辱,他就都可以洗刷了。

“看左坤的样子,他定是要杀了你才肯罢休的。”启省关上院门,转过头叹息一声说道。

“他想杀我很久了,但我现在还活着,不去理他,咱们继续。”陈宇当然知道左坤故意前来只是想耀武扬威,更加知道,如果一旦他败了,左坤一定会杀了他,所以陈宇现在要抓紧每一分的时间,来训练自己。

……

一连三日,陈宇与启省在院中不停的切磋,累了便休息,恢复了便继续。

这让陈宇的战斗经验突飞猛进,但却也苦了陈宇,即使他文武双修,却还不免被启省打的遍体淤青。

但是有付出便有收获,陈宇对于文师镜的念力微控,有了深刻的了解,而且陈宇深深的感受到了文师镜和文者境之间的差距,若只比拼修为实力,陈宇不可能打的过左坤,但人的强弱可不能单单仅看拳头大小,头脑有的时候也至关重要。

第三日的晚上,陈宇躺在院中的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这样高负荷的训练,即使陈宇的身体强度,也累的不轻。

“你当真让我刮目相看,刚开始的时候,你只有被打的的份,但现在,你竟已能反击一二了。”启省看着躺在地上大口喘息的陈宇,眼中满是赞许之色。

“这要多亏你,三天来不厌其烦的陪我训练,让我发现,念力攻击竟然也是有迹可循,虽然眼睛无法看到念力的轨迹,但是念力是人发出的,只要盯住人的动作,却也是可以大致判断出念力的轨迹。”陈宇虽然累的不轻,但脸上却带着笑容,这三天虽然他的修为没有增进,但是他却觉得受益匪浅。

“你真的很聪明,而且总会观察到一些别人不会去在意的事情,但这只是师境和者境的实力,就算是宗境,说到底也只是被归为低级修士,只有踏上王境,才算真正的踏入了强者之列,到时候你便会知道,这境界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么悬殊了。”启省叹息一声,曾经他也被称为天才,但因为种种原因,如今他在修为上已是步履艰难,对于那可望而不可及的王境,只能叹息。

“王境,对我来说,还太过遥远,饭总要一口一口吃,现在我只想打败左坤。”陈宇并没发现启省落寞的神情,凝望着星空,充满了斗志。

“如今你已经将文武双修融合的十分默契,不过即使这样,你依旧胜不了左坤的,明日便是你站上虎王擂台的时候了,你当真有把握吗?”启省拾掇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又开始替陈宇担心了起来。

“把握吗?我有……”

“你有个屁!”

陈宇的话还没说完,院门哐噹一声被人用力的踹开,一个男人站在门前愤怒的骂道。

自从陈宇住进来,这院门已经不是一次两次被人踹开了,如果院门能说话,一定会大声抱怨。

“父……父亲?”陈宇蹭的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瞪大眼睛看着门前站着的人,不是他那暴君般的父亲陈平,又是谁来。

陈宇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任凭他陈宇多么倔强不屈,但是面对这个蛮横不讲理,而且很是暴力的父亲,他也惧的说话都有些打结了。

“好,看来你还认我这个父亲,给我跪下。”陈平也不知道是吃什么长大的,这脾气真不是一般的暴,看那模样好像要气的三窍生烟了。

百行孝为先,陈宇无奈只得跪了下来,融合了前身的记忆和情感,陈宇对这一世的父母有一种道不明的情愫,甚至陈宇觉得这就是他的父母,没有一丝违和感,虽然这个父亲暴力蛮横,但陈宇无法否认。

“陈兄,何必如此呢,有话好好说嘛。”一个富态的身影,也出现在了门前,正是苏文。

“这位便是靖王殿下的侍卫,启省先生吧?”陈平没再看陈宇,也没理会苏文的话,而是朝着启省一抱拳,温和的说道。

“正是在下,见过威武伯。”启省抱拳回礼。

陈宇的祖父是威武将军,因功赐伯爵爵位,以其将军名号定威武伯,陈宇祖父死了,陈平继承了威武伯这个爵位称号。

“多谢启省先生对犬子的照顾,可否借一步,让我与犬子说说家事?”陈平十分客气的说道。

“那在下先回房,苏大人、威武伯,请!”启省朝着苏文和陈平一拱手,然后转身朝着他的厢房走去。

陈宇心里暗叹一声,暴躁的陈平将其视为的外人支走,陈宇估计自己恐怕难逃被揍的下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