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教材教辅罗密欧与朱丽叶·威尼斯商人

第26章 威尼斯商人第五幕(2)

尼莉莎:你管它什么诗句,什么值钱不值钱?我当初给你的时候,你曾经向我发誓,说你要戴着它直到死去,死了就跟你一起葬在坟墓里;即使不为我,为了你所发的重誓,你也应该把它看重,好好儿地保存着。送给一个法官的书记!呸!上帝可以替我判断,拿了这指环去的那个书记,一定是个脸上永远不会长毛的人。

葛莱西安诺:他年纪长大起来,自然会有胡子的。

尼莉莎:一个女人也会长成男子吗?

葛莱西安诺:我举手起誓,我的确把它送给一个少年人,一个年纪小小、发育不全的孩子。他的个儿并不比你高。这个法官的书记,他是个多话的孩子,一定要我把这指环给他作酬劳,我实在不好意思不给他。

鲍西娅:恕我说句不客气的话,这是你的不对。你怎么可以把你妻子的第一件礼物随随便便给了人?你已经发过誓把它套在你的手指上,它就是你身体上不可分的一部分。我也曾经送给我的爱人一个指环,使他发誓永不把它抛弃;他现在就在这儿,我敢代他发誓,即使把世间所有的财富向他交换,他也不肯丢掉它或是把它从他的手指上取下来。真的,葛莱西安诺,你太对不起你的妻子了;倘然是我的话,我早就发起脾气来啦。

巴萨尼奥:(旁白)哎哟,我应该把我的左手砍掉了,就可以发誓说,因为强盗要我的指环,我不肯给他,所以连手都给砍下来了。

葛莱西安诺:巴萨尼奥老爷也把他的指环给了那法官了,因为那法官一定要向他讨那指环;其实他就是拿了那指环去,也一点不算过分。那个孩子,那法官的书记,因为写了几个字,也就讨了我的指环去作酬劳。他们主仆两人什么都不要,就是要这两个指环。

鲍西娅:我的爷,您把什么指环送了人哪?我想不会是我给您的那一个吧?

巴萨尼奥:要是我可以用说谎来加重我的过失,那么我会否认的,可是您瞧我的手指上没有指环。它已经没有了。

鲍西娅:正像你的虚伪的心里没有一丝真情。我对天发誓,除非等我见了这指环,我再也不跟你同床共枕。

尼莉莎:要是我看不见我的指环,我也再不跟你同床共枕。

巴萨尼奥:亲爱的鲍西娅,要是您知道我把这指环送给什么人,要是您知道我为了谁的缘故把这指环送人,要是您能够想到为了什么理由我把这指环送人,我又是多么舍不下这个指环,可是人家偏偏什么也不要,一定要这个指环,那时候您就不会生这么大的气了。

鲍西娅:要是你知道这指环的价值,或是把这指环给你的那人的一半好处,或是你自己保存着这指环的光荣,你就不会把这指环抛弃。只要你用诚恳的话向他恳切解释,世上哪有这样不讲理的人,会好意思硬要人家留作纪念品的东西?尼莉莎讲的话一点不错,我可以用我的生命赌咒,一定是什么女人把这指环拿了去了。

巴萨尼奥:不,夫人,我用我的名誉、我的灵魂起誓,并不是什么女人拿去,的确是送给那位法学博士的。他不接受我送给他的三千块钱,一定要讨这指环,我不答应,他就老大不高兴地去了。就是他救了我的好朋友的性命,我应该怎么说呢,好太太?我没有法子,只好叫人追上去送给他。人情和礼貌逼着我这样做,我不能让我的名誉上沾上忘恩负义的污点。

原谅我,好夫人,凭着天上的明灯起誓,要是那时候您也在那儿,我想您一定会恳求我把这指环送给这位贤能的博士的。

鲍西娅:让那博士再也不要走近我的屋子。他既然拿去了我所珍爱的宝物,又是你所发誓永远为我保存的东西,那么我也会像你一样慷慨。我会把我所有的一切都给他,即使他要我的身体,或是我的丈夫的眠床,我都不会拒绝他。我总有一天会认识他的。你还是一夜也不要离开家里,像个百眼怪人那样看守着我吧,否则我可以凭着我的尚未失去的贞操起誓,要是你让我一个人在家里,我一定要跟这个博士睡在一床的。

尼莉莎:我也要跟他的书记睡在一床,所以你还是留心不要走开我的身边。

葛莱西安诺:好,随你的便,只要不让我碰到他;要是他给我捉住了,我就折断这个少年书记的那支笔。

安东尼奥:都是我的不是,引出你们这一场吵闹。

鲍西娅:先生,这跟您没有关系。您来我们是很欢迎的。

巴萨尼奥:鲍西娅,饶恕我这一次出于不得已的错误;当着这许多朋友们的面前,我向你发誓,凭着你的这一双美丽的眼睛,在它们里面我可以看见我自己——

鲍西娅:你们听他的话!我的左眼里也有一个他,我的右眼里也有一个他;你用你的两重人格发誓,我还能够相信你吗?

巴萨尼奥:不,听我说。原谅我这一次错误,凭着我的灵魂起誓,我以后再不违犯对你所作的誓言。

安东尼奥:我曾经为了他的幸福,把我自己的身体向人抵押,倘不是幸亏那个把您丈夫的指环拿去的人,我几乎送了性命。现在我敢再立一张契约,把我的灵魂作为担保,保证您的丈夫决不会再有故意背信的行为。

鲍西娅:那么就请您做他的保证人,把这个给他,叫他比上回那一个保存得牢一些。

安东尼奥:拿着,巴萨尼奥,请您发誓永远保存这一个指环。

巴萨尼奥:天哪!这就是我给那博士的那一个!

鲍西娅:我就是从他手里拿来的。原谅我,巴萨尼奥,因为凭着这个指环,那博士已经跟我睡过觉了。

尼莉莎:原谅我,我的好葛莱西安诺,就是那个发育不全的孩子,那个博士的书记,因为我问他讨这指环,昨天晚上已经跟我睡在一起了。

葛莱西安诺:哎哟,这就像是在夏天把铺得好好的道路重新翻造。嘿!

我们就这样冤冤枉枉地当了王八了吗?

鲍西娅:不要说得那么难听。你们大家都有点莫名其妙。这儿有一封信,拿去慢慢念吧,它是培拉里奥从帕度亚寄来的。你们从这封信里,就可以知道那位博士就是鲍西娅,她的书记便是这位尼莉莎。罗兰佐可以向你们证明,当你们出发以后,我就立刻动身。我回家来还没有多少时候,连大门也没有进去过呢。安东尼奥,我们非常欢迎您到这儿来,我还带着一个您所意料不到的好消息给您,请您拆开这封信,您就可以知道您有三艘商船,已经满载而归,快要到港了。您再也想不出这封信怎么会巧巧儿地到了我的手里。

安东尼奥:我傻眼了。

巴萨尼奥:你就是那个博士,我却不认识你吗?

葛莱西安诺:你就是要叫我当王八的那个书记吗?

尼莉莎:是的,可是除非那书记会长成一个男子,他再也不能叫你当王八。

巴萨尼奥:好博士,你今晚就陪着我睡觉吧;当我不在的时候,你可以睡在我妻子的床上。

安东尼奥:好夫人,您救了我的命,又给了我一条活路。我从这封信里得到了确实的消息,我的船只已经平安到港了。

鲍西娅:喂,罗兰佐!我的书记也有一件好东西要给您哩。

尼莉莎:是的,我可以免费送给他。这儿是那犹太富翁亲笔签署的一张授赠产业的文契,声明他死了以后,全部遗产都传给您和杰西卡,请你们收下了。

罗兰佐:两位好夫人,你们像是散布玛哪的天使,救济着饥饿的人们。

鲍西娅:天已经差不多亮了,可是我知道你们还想把这些事情知道得详细一点。我们大家进去吧;你们还有什么疑惑的地方,尽管再向我们发问,我们一定老老实实地回答一切的问题。

葛莱西安诺:很好,我要我的尼莉莎宣誓答复的第一个问题,是现在离白昼只有两小时了,我们还是就去睡觉呢,还是等明天晚上再睡?正是——

不惧黄昏近,但愁白日长;

翩翩书记俊,今夕喜同床。

金环束指间,灿烂自生光。

为恐娇妻骂,莫将弃道旁。(众下)

下一章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