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童书三只狮子

第6章 复仇(2)

“安静!“我恶狠狠地低声说;就在这时,伴随着一声低沉而瘆人的咆哮,一道黄光从灌木丛中飞驰而出,越过公牛,钻进了对面的灌木丛里。可怜的病畜呻吟了一声,蹒跚地绕着圈子,开始打颤。明亮的月光下,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将这样一头不幸的动物置于这种它无法逃脱的痛苦之中,我感到自己的行为实在残酷。母狮行动敏捷,我们根本没法看清她的行动,更别说开枪了。事实上,除非目标离得很近且纹丝不动,否则在晚上射击完全是做无用功,加上光线又具有误导性,要看清前瞄准镜相当困难,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是最好的射手射中的几率也不大。

“过会儿她还会回来的,“我说;“留点儿神,不过看在老天份上别开枪,除非是我让你那么做。“

我话音刚落她就回来了,她又一次经过了那头公牛,但没袭击它。

“她到底在干嘛?“哈里轻声问。

“她在玩弄那头牛,就跟猫玩弄老鼠一样,我猜。过会儿她就会杀了它。“

正当我说着的时候,母狮再次自灌木丛中闪现,这次她径直从那头在劫难逃、浑身颤抖的公牛上方跃过。皎洁的月光下,她从公牛身上飞跃而过的场景着实优美,仿佛有人曾指导过她这一特技。

“我觉得她是从马戏团里逃出来的,“哈里轻声说,“看她表演真是赏心悦目。“

我没说话。我可不认为哈里少爷打心里欣赏这场表扬,我暗暗责备。他的牙齿在打颤。

跟着是一段稍长的沉寂,我以为那头母狮已经离开了,可突然之间,她再次现身,纵身一跃落在了公牛身上,随即挥爪给了它骇人的一击。

公牛倒了下去,在地上无力地踢着腿。母狮心满意足地发出了一声凶狠的咆哮,低下头恶狠狠地将长长的白牙插进那垂死动物的喉间。再次抬起头时,口鼻处已沾满了鲜血。她侧身对着我们坐着,一边舔着血淋淋的肉块,一边发出猫一样的咕噜声。

“我们的机会来了,“我低声说,“我开火的时候你也开火。“

我尽力瞄准她,可哈里并没有照我说的做,而是在我之前开了火,无疑这让我措手不及。不过当烟雾散去,我高兴地看到那头母狮正在地上打滚,不过那头公牛的尸体挡在了她的前面,使得我们无法再次开枪了结她。

“她完蛋了!那头黄色恶魔已经死了!“法老狂喜地大喊。就在这时,那头母狮痉挛般地蹿了出去,半滚半跳地冲进了右边厚厚的灌木丛里。我追着她开了枪,但眼下我没看到有任何效果。事实上我应该是完全没打中。总之她安全地逃进了树丛里,而且一进去就以一种我从未听过的恶毒的声音嘶吼了起来。她痛苦地哀嚎、尖叫,随后发出阵阵排山倒海般的怒吼,吼声震动了周遭的一切。

“唔,“我说,“我们只能由她去了,晚上追着她进到树丛里太疯狂了。“

正在此时,河那边传来了一声回应般的狮吼,接着灌木丛后面也传来了一声,这让我震惊并心生警觉。显然周围还有更多狮子。受伤的母狮愈发卖力地嘶吼着,我猜她的目的是要唤来更多帮手。他们真的来了,而且来得很快。我们透过营地的灌木围墙朝外窥视,不到五分钟,便看见一头威风凛凛的雄狮穿过高高的须芒草,向我们这边跃来。月光之下的我们就像等待收割的粮食般无处可逃。他大步奔跑着,这景象相当壮观。这头雄狮一直跑到离我们差不多五十码的地方,在一处空地上停了下来,吼了一声。母狮回了一声;接着出现了第三声狮吼,一头高大的、长着黑色鬃毛的雄狮昂首阔步地走过来,加入了行列,这时我才真正意识到那头公牛将要遭受多大的苦难。

“听好,哈里,“我低声说,“无论如何都别开火,风险太大了。如果他们不招惹我们,我们也别惹他们。“

唔,这两头雄狮朝着受伤母狮所在的灌木丛前进,她正不断怒吼,接着他们三个在那儿开始又是咆哮又是低嗥。然而,过了会儿母狮停止了咆哮,那两头雄狮也再次现身,黑色鬃毛的那只先出来——我猜他是来勘察的——走到公牛尸体所在的地方,低下头嗅了嗅。

“噢,多好的机会!“哈里轻声道,因为兴奋而颤抖着。

“没错,“我说,“但别开枪,他们说不定会一起冲过来。“

哈里没说话,不知是出于年轻人的莽撞天性,还是因为太过兴奋丧失了理智,亦或是出于纯粹的轻率和恶作剧心态,我没法跟您说,也从来没从哈里那儿得到满意的解释;总之事实就是,哈里完全无视了我的劝诫,一言不发、毫无预警地举起了他那支威利·理查兹步枪,朝着那头黑色鬃毛的狮子开了火,更糟的是,子弹擦到了它的侧腹。

下一秒,受伤的雄狮发出一声让人不寒而栗的怒吼。他环顾周围,由于伤口的刺痛而痛苦地咆哮。接着,还没等我想好对策,这头巨大的、长着黑鬃毛的野兽向他同伴的喉咙扑去,显然他对自己受伤的原因一无所知,还把这一不幸怪到了同伴身上。面对这无缘无故的突袭,另一头狮子露出了震惊的神色,这景象真让人大开眼界。他打了个滚,气愤地吼了一声,那头黑色鬃毛的恶魔扑到了他身上,开始撕咬起来。那头黄色鬃毛的雄狮终于醒悟过来,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他以极快的速度站了起来,一边骇人地怒吼着,一边朝着强大的敌人步步逼近。

接下来的景象精彩至极。您知道两只大狗为了争夺不被遗弃的权利会打成什么样吧。那两头巨兽打着滚大声咆哮,在盛怒下互相扭打,嗯,一百条狗一起打起来都没有他们一半可怕。他们抓着对方,撕扯着对方的脖子,直到那些鬃毛大把大把地往下掉,鲜血从黄色的皮肤上汨汨流出。两只大猫爆发出原始的野性,凶猛地互相撕咬,那声响让夜之深沉更加可怖,这景象既可怕又精彩。这场战斗同样规模浩大。有几分钟,我简直无法断定哪只狮子会赢,不过,最后我看出那头黑鬃毛的雄狮丧失了优势——尽管他比另一只稍大一些。我不由想到,是侧腹的伤拖了他的后腿。总之,他输了,这也活该,因为是他先挑起事端的。但我仍禁不住为他惋惜,因为他战斗得非常英勇。敌手最终还是一口咬住了他的喉咙,要将他置于死地——尽管他努力挣扎回击。他们一次次地翻滚扭打,场面既恐怖又令人敬畏,但那头黄色狮子死咬不放,可怜的黑鬃毛终于渐渐衰弱,吃力地喘着气,鼻孔喀喀作响,随后他张开巨大的狮口,无声地发出最后一声咆哮,接着打了个颤,死去了。

当黄色鬃毛的狮子确信自己已赢得胜利,他便松开嘴,嗅了嗅倒下的对手。然后他舔了一下死狮的眼睛,将前脚搁在尸体上,发出胜利的怒吼,吼声回荡在黑漆漆的小路上。就在此时,我出手了。为了保证万无一失,我极其谨慎地瞄准了他身体正中央开了火,一枚a.570猎枪子弹穿过它的身躯,接着他便毙了命,尸体倒在他的强敌身上。

我们对自己的表现非常满意,在那之后安安稳稳地一觉睡到了天亮,只留下法老一人守夜,以防还有心血来潮的狮子跑到我们这儿来。

直到日上三竿我们才起床,然后小心翼翼地出发,看看能不能找到受伤母狮的踪迹——至少法老和我很小心,因为我没让哈里跟着来。在那两头雄狮抵达后她就立刻停止了咆哮,并且此后也没发出过声音,我们据此断定她大概已经死了。我带着我的猎枪,至于法老,他带了把斧子——对他的同伴来说,步枪在他手里确实是件非常危险的武器。路上我们停下查看那两头死狮。他们高贵而美丽,两头都是,但可惜的是,他们的毛皮在互相剧烈的打斗中完全毁坏了。

没多久,我们随跟着受伤母狮的血迹进入了她曾藏身的灌木丛。不用我多说,我们走进树丛时如临如履;就我来说,我的确一点也不喜欢这活儿,只是想到这是件必要的事、而且灌木丛也不算茂密,才稍感安慰。唔,我们站在那儿,尽可能地远离树木,同时四下搜寻,但没看见任何狮子,不过我们发现了不少血迹。

“她肯定跑到某个角落默默死去了,法老,“我用祖鲁语说。

“是啊,老爷,“他答道,“她一定是死了。“

法老话音刚落,我便听到一声怒吼,我猛然转身,看到那头母狮从树丛正中央现身,原来她之前一直躲在那里,就蜷在法老身后。母狮后腿使力跳了起来,高高地跃向法老头部。我发现她的一只前爪在靠近肩膀的地方断了,无力地垂在那儿,所以跃起的姿势有些怪异。她抬起那只没受伤的前爪,想要将法老击倒在地。接着,没等我拿好猎枪、或做点什么来阻止那临头大祸,祖鲁人做出了极其勇敢而明智的举动。当他意识到那迫在眉睫的危险时,他闪到了一边,将沉重的斧子挥舞过头顶,然后直接劈在了母狮背部,斧子正中脊椎,当场杀死了她。我惊奇地看到,那头母狮像只泄了气的皮球般摊作了一堆。

“哎呀,法老!“我说,“干得真棒,时机也掌握得正好。“

“是啊,“他微微笑着回答,“那一击是不错,老爷。混混现在可以安息了。“

接着,我们把哈里叫来,一起检查那头母狮。从那牙齿的磨损程度来看,她很老了。她体型不大但很结实,而且被枪打成这样还能活那么久,她身体里肯定有超乎寻常的生命力——除了肩膀被打碎,她身体中央还有一个被我用猎枪子弹轰出的洞,差不多有一个拳头大小。

总之,这就是可怜的混混如何丧命、以及我们又如何为他复仇的故事。故事本身其实还是挺有趣的,因为我虽然对狮子和它们的习性多少有些了解,却从未见过两头狮子打架这种事。

“那你们又是怎么回到“朝圣者憩息地“的?“当猎人夸特曼讲完他的奇谈之后,我这样问。

啊,那可真是够呛,“他回答,“第二头病牛死了,接着又是另一头,于是我们不得不使出全力承担起那三头牛的工作,在后面推着车子,就这样尽一切努力前进。我们一天走四英里,差不多花了一个月才到达,最后一星期我们可挨了不少饿。“

我发现,“我说,“你的大部分旅程都以这样那样的灾难告终,但你却锲而不舍地发起新的旅程,这让我觉得有些奇怪。“

“是啊,或许吧。不过,要记得许多年来我都是靠在野外打猎过活的。再说,冒险中一半的魅力就在于危险和灾难,尽管它们在当时看来很可怕。另外,我的冒险并不都那么糟糕。要是你想听,哪天我会给讲个几乎是截然相反的故事,从中我赚了几千镑,还看到了一个猎手能遇到的最最奇妙的景象。正是在那场旅程中,我遇见了一位女士,她名叫麦瓦,是我认识的当地女人中最勇敢的。不过今天太晚了,而且我已经厌倦谈论自己了。劳驾,把水递给我!“

下一章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