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短篇四个心愿之笛拉

第18章 乱成一团

我看着眉头紧锁的左离从黑子哥手里接过姚宋女,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发现他眼里划过一丝疼惜和怜爱的神情,就是这一瞬间的深情流露,竟然让我的心头涌起一股莫名其妙的失落——我下意识地偏过脑袋,不想让任何人发现我突如其来的狼狈。

左离抱着姚宋女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从刚才到现在,他的眼睛甚至都没有在我的身上停留过一秒钟——是觉得我糟蹋了你的姚宋女么?——我的心底突然冒起一股无名的火气,我僵硬地站在原地,表情复杂地就像扑克牌里称王称霸却滑稽可笑的彩色小丑。

“笛拉,跟我走。”黑子哥突然拉过我的手臂。

左离突然回过头,他的眼神停留在黑子哥拉住的,我的手腕上,“放开她。”简短的三个字夹杂着冰雹向我们砸过来。

黑子哥扬起嘴角,意味深长的微笑浮现在脸上,他一把搂过我裸露的肩膀,“我要是不放呢?”

我有些不自然地看了看肩膀上的手,试图挣开这个陌生的怀抱,却发现只是徒劳——好吧,黑dao大哥的力气可不是盖的。

左离这才皱着眉头看了我一眼,我领会和解读到的,这个眼神包含的意思,满满的都是各种责备各种埋怨——“好好照顾姚宋女。”我冷冷地冲左离吐出一句话,然后看了看黑子哥,抬起脚默契地和他朝左离相反的方向走去。

直到确定差不多消失在左离的视线了,黑子哥才将我肩上的手放下来。我感激地,又有些尴尬地看了他一眼,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你喜欢他?”站在步行街的喷泉广场,黑子哥突然问我。舒宁的咖啡店就在不远处,米字白色的玻璃窗里透着温馨的光芒。

“什……什么呀?”我僵硬地笑着,“别开玩笑了,我们才见过几次面而已。”

黑子哥用一种“鬼才相信”的表情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干笑,“比起舒宁来,你真是个让人担心的小丫头。”他看了看我,“说吧,现在去哪?黑dao大哥为你保驾护航。”

我噗哧一下笑出声来,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十一点多了--这时我才发现,手机上有十通未接来电,而来电的名字,全都是三个字:左主任。想起上次左离在办公楼下面催我复诊,我嘲笑他是妇联主任时他疑惑的表情,我有些忍俊不禁。但想起刚才他冷漠的眼神,心情又迅速跌落到谷底--他应该是为了找姚宋女吧--算了,关我什么事呢--

我冲黑子哥露出一个感激的微笑,“今晚真是谢谢你了,黑子哥,我想,我该回家了,要不然我妈该担心了。”

“好吧,”黑子哥打量了我一下,“不过,”他指了指我的衣服,“你这样浓妆艳抹地回家,你妈应该会更担心吧?”

我这才想起脸上被舒宁化了浓厚的熊猫妆,低头看了看身上露胸露腿的迷你裙,我无奈地叹了口气:“也是,我的工作服还在文婕家呢——这个妖孽,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风流。”--幸好明天是周六,看来只能跟妈妈撒个谎了。

左离会带姚宋女去哪呢?我幽幽地想。随即我抬起头,“黑子哥,你家有酒吗?如果方便的话,我们去你家喝酒好不好?”

黑子哥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小丫头,大半夜的,你穿成这样,单枪匹马地跟我回家喝酒?孤男寡女,你就不怕……”

“他们不也是孤男寡女吗?”我有些负气地指了指左离离开的方向,“他们能,我们为什么不能?”

“你不怕我?”

“虽然……你的头衔听上去挺恐怖的”——我脑袋里浮现出古惑仔血腥的打斗场面,“不过,从上次吐了你一身的咖啡你没有把我五马分尸的事情上来看,我觉得你还算是个好人。”我一脸认真地说。

黑子哥爽朗的笑声立刻在我耳边蔓延开来。“真是个有意思的小丫头……你,真的想清楚了?”

“嗯!”我坚定地点了点头。

“好吧,”黑子哥摊了摊手,“酒吧这边的房间是我偶尔休息用的,比较简陋,我带你去我住的地方。——不过,我的车也在停车场,现在过去,没问题吧?”

我点了点头,双手护在胸前,一深一浅踩着文婕的高跟鞋跟在黑子哥的后面--刚刚为了能骄傲地离开,我优雅而且成功地在脚后跟磨破了一层皮。黑子哥看着一瘸一拐的我,不禁停下脚步,右手叉在腰上,帅气地拍了拍自己的胳膊,我犹豫了一下,然后微笑着挽上了他的手臂。

而就在这个时候,停车场里两辆不同的车内,有三双各怀心事的眼睛正在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我们,一直到黑子哥绅士地为我拉开车门,开着他的敞篷拉风跑车带着我扬长离去。

“陈舒宁,这就是七年前,把我的右腿打得骨折的那个家伙吧?”范哲的话打断了舒宁的思绪——刚刚在酒吧,范哲那张神似佟大为般的脸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时,舒宁差点就晕倒在洗手间的外面——如果你记得我曾经提起过的,读高中时舒宁被一个男孩子甩了,舒宁找人把那个男孩教训了一顿,最后还逼得他转学了的事情,你就一定能够猜测到,没错,这个叫范哲的,在酒吧把舒宁压在墙壁上的家伙,就是曾经的那个倒霉孩子。“范哲,那个时候大家都还小,不懂事,你要是想报复的话,尽管冲我来,不要伤害我身边的人。”舒宁冷冷地说。

左离看着消失在眼前的跑车,拳头狠狠地砸在方向盘上。带着耳钻的混混,露胸又露腿的迷你裙,还有挽着手臂的亲密画面让他顿时感觉头脑充血。——因为一个电话,自己就疯狂地扔下公司指定要“好好招待”的客户,在酒吧街转了半个多小时——而现在,这算什么?还有,左离看了看副驾驶睡得正香还冒出口水泡泡的姚宋女——该怎么处置她才好?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