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短篇四个心愿之笛拉

第17章 酒吧(二)

姚宋女躺在酒吧的沙发上,在酒精的作用下,她满脑子迷迷糊糊都是学长左离的身影——大一那年,她加入学校的登山社,第一次看见社长左离在讲台上给新生致欢迎辞时,在她心里温驯了十几年的小鹿开始失心疯地乱撞,而且一撞便是五年——如果你能把她心里的小鹿挖出来看看,一定会发现,小鹿已经在她每次和左离相遇的瞬间被撞得全身粉碎性骨折。

每次社团活动,姚宋女总是把自己弄得闪闪发亮——她总是心甘情愿地跟在左离和他女朋友的身后,看着他为她擦拭额头的汗珠,看他温柔地撩起她的长发问她:累吗?每当这个时候,姚宋女的心就像有千万只蚂蚁在咬——每次她都恨恨地骂自己,窝囊!贱!可是每次她又依然如壮士般地前仆后继。

当然,她也见证了他们从辉煌走入败落——像大部分情侣一样,他们也没能敌过“毕业”这个咒怨,大四的下学期,他们分手了。

那是一个美好的黄昏,整个操场都被染成绛紫色,姚宋女看着坐在球场看台的左离,她猜想着他像电脑标准桌面一样冰冷的表情,她体会着他无人理解的落寞,她的心里也像被兵器划了无数个裂痕——她鼓起勇气走上前去假装和他偶遇的时候,她看见了左离发红的眼圈——

她真想走上前把他的头抱在自己的怀里。

她真恨不得自己能化成一块OK绷,钻到他的心里抚平他的创伤。

她也想勇敢地理直气壮地告诉他,我喜欢你。

可是,左离抬起头,写满冷漠和拒绝的眼神将她所有的勇气瞬间击地粉碎。

这是姚宋女唯一的秘密,从来都没有人知道的,她心里最美好又最痛的秘密。

就在这半醒半梦的状态间,姚宋女从身旁的包包里摸过手机,习惯地按下了她熟记于心的,左离的电话号码——但是她不知道的是,此刻她手上的手机,是从我的包包里翻出来的。

舒宁摇摇晃晃地走向厕所——在她香汗淋漓地在舞池摇摆的时候,一个长着开发投资商的脸的男人拿着一扎啤酒走向她,男人暧昧的眼神在她身上游离着,似乎要将眼前的舒宁一眼看到心底去——没有任何语言,男人的嘴角上扬着,将手里的啤酒递给舒宁,他手腕上的劳力士在酒吧忽明忽暗的灯光下幽幽地闪着亮光——这个动作成功地刺激了舒宁的征服欲——陈舒宁小姐眼睛都没眨地便将一扎啤酒倒进胃里——视死如归的阵势像极了刚才的姚宋女。男人笑了笑,转身朝一个卡座走回去,摊了摊双手,意思是:看,搞定了。卡座里爆发出的热烈的掌声和起哄声顿时淹没在这直击心脏的节奏里——“shit!”舒宁狠狠地骂了一句,感觉有些头重脚轻,她扶着胸口摇摇晃晃地朝厕所走去。

一只强而有力的手架在了舒宁的肩上,舒宁靠在洗手间外面的墙上,看着一个有着诱人胸膛的男人黑压压地朝她靠过来,“陈舒宁,你还记得我吗?”熟悉的轮廓迅速地将舒宁的思绪拉进回忆——舒宁顿时感觉自己清醒了一半。

我死死地闭着眼睛,等待被泼了啤酒恼羞成怒的男人一巴掌甩过来。

——没有反应,还是没有反应——十几秒后,在确定那个巴掌不会再甩下来的情况下,我哆嗦地睁开了眼睛——一脸绅士的黑子哥微笑着,轻松而淡定地抓住了那个龌龊男人扬起的手——原来电视剧里那些恶俗的英雄救美(暂且把我归为“美”的类型)的桥段偶尔也真的会发生在现实生活里。

刚才还来势汹汹的龌龊男像换脸谱的京剧演员一样立马换了一副嘴脸,虽然听不清他说了些什么,但是他点头哈腰的样子顿时让我心头大快。黑子哥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然后依旧是微笑着,从容地松开了手。龌龊男立刻以最快的动作消失在我们的眼前。

“笛拉,”黑子哥看了一眼沙发上的姚宋女,俯下身子在我的耳边大声说,“你们不适合来这种场所。”

我有些惊魂未定地点点头。“舒宁在那边跳舞呢!”我指着舞池的方向大声地在他耳边喊。

他没有露出像往日一样提起舒宁时便眉开眼笑的表情,而是有些失落地摊了摊手,一副“无所谓”的表情。随即,他拦腰抱起姚宋女,冲我努了努嘴,做了一个“跟我走”的姿势。我看了看闹哄哄的酒吧——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也未尝不是件好事——于是我收拾好自己和姚宋女的东西,站起身来屁颠屁颠地跟着他往外走去。

“我的房间就在这附近,你们先去我那待一下。她这个样子,保不齐就被别人……”黑子哥顿了顿,没有再往下说。

我赞同地跟在后面点点头,“幸好今晚遇见你了,要不然……”

“你要干什么?”——一个男人突然拦住我们——我抬起头,脑袋像飞进了一千只苍蝇一样乱成一团。

是……左离。

我无力地扶住了脑门——我发现自从我认识他以后,他总是能在我各种窘态百出的时候从天而降。

而此刻,他正以一种难以形容的夹杂着冷漠、质疑,甚至还有愤怒的眼神看着我们这怪异的三人组合——穿着沙滩裤和夹板戴着三颗耳钻长着一张**大哥脸的黑子哥抱着裹在豹纹吊带和小皮裙里的姚宋女,身后跟着双手死死护住胸前的我——难保左离脑袋里不会出现什么少儿不良的画面。

黑子哥停了下来,“笛拉,你认识他?”

我有些局促地夹紧了腿,小鸡啄米一样地迅速点点头,然后转向左离,“别误会,左离,我们……我们都是朋友……”——不合身份的装扮让我的解释听上去有些心虚无力。

“把她们交给我吧,我会照顾好她们的。”左离没有看我,而是淡淡地跟黑子哥说。

黑子哥没有回答,只是把头转向我,征求我的意见。

——我看着左离冰冷的脸,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然感到有些害怕。我冲黑子哥点点头,“黑子哥,真的谢谢你了,要是看到舒宁和文婕,麻烦你……跟她们说一声,就说,我们先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