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道古元始

第50章 出发

楚云摇着手中的扇形道器,看着眼前这些琳琅满目,说不出名字的道器:“楚云啊楚云快点开动你聪明的小脑瓜。”

楚云又顺手拿起了一把剑型道器:“离魂,离魂,听名字就应该可以肯定不是这种还要冲去干的东西。”

“而且按照灵芝说的,离魂是可以使被锁定的目标暂时无法行动,所以离魂应该算是辅助类型的道器。”

楚云放下了刚拿起来的长剑,但还是把那把扇子带在了身上。

要知道因为为了地器阁的绝对安全,这个地器阁完全是全封闭式的。

而且这还不是楚云最想吐槽的,楚云在这地器阁才这么几小分钟,不知道为什么楚云就会感觉到这里的空气有一种抠脚大汉的气味。

“这里的空气不会是用空气道制造出来的吧。”

楚云认真的观察着地器阁的装潢,发现虽然有各种采光,各种通风口的存在,但楚云还是感觉到了道的波动。

所以说现在的地器阁虽然就只有楚云一个人的身影,但其实暗处的人应该也不会少。

楚云有点抱怨的摇着头:“明明有这么多的人,看见我有麻烦,也不出来帮我……这服务态度太差了。”

而且最主要的还是不久前楚云想用空间道来找离魂,但却是被覆盖着地器阁的所有阵法一同把自己的道压制到了地上,对,不是把用来勘察的武技压到地上,而是把楚云自己的空间道给压到了地上。

楚云被惊的一下子就收回了自己的道。

……

一路走走停停,楚云终于来到了摆放辅助类道器的区域。

“这地方还真宽。”

如果说攻击类的道器所摆放的方式是紧紧挨着,虽然阵法已经完全的压制住了道器,但多一种不冲突的方式,未尝不可。所以商阁就用道器彼此干扰的方法来压制它们的凶性。

但这些辅助类的道器就不同了,因为本身没有那么大的凶性,再加上其特性,所以这些类型的道器彼此的距离都很远,就是用来防止互相之间产生影响。

楚云摇着扇子,拿起一把笛子,很是认真的思考着:“笛子用声音做媒介使冰直入灵魂,起到使人无法行动的目的。”

于是二话不说,楚云直接把冰道从指尖传入了笛子。

“轰。”

“咳咳,被偷袭了。”

缓过劲的楚云,用衣袖抹着脸上的黑灰,抱怨的吼道:“喂,商阁的人都去哪了?有人闯进来了,快点来人救……”

长老看着一身乌黑还鬼哭狼嚎的楚云,顿时黑线丛生:“你小子再鬼叫,我就把你扔出去。”

“原来是长老啊。”楚云的衣袖还在脸上大行其道,但却没有妨碍到楚云的抱怨:“虽然你没有我年轻,也没有我帅,但你用这种偷袭的方式真的好吗?不就是拿着你的扇子玩了玩啊!”

“你小子,如果不是我正好路过地器阁,你已经成一堆灰了。”其实长老是特意来地器阁,看楚云会不会惹货。没想到才刚刚找到楚云的身影,就看见这货在做死,长老动手的同时也很佩服自己的先见之明。

长老一把抢过楚云说中的笛子:“这把笛子修的是音道,你把冰道注入其中。这把笛子哪能接受得了俩种道的存在?”

“也就是把一只猫放到老鼠窝里——炸窝了呗。”

对于这个楚云,长老已经是无力吐槽了:“随便你怎么想吧,不过我救了你,你那五折的优惠就没有了。”

“……开玩笑?”

楚云翻起了白眼。

长老看着楚云的这个样子很是心疼

:“小友,我没有在开玩笑。”

“对了,你怎么不拿和你同道的道器,一直拿些和你没什么关系的道器做什么?”长老有点搞不明白楚云这样做的目地是什么。

“这扇子是什么道?”

“风道。”

楚云把扇子拿到了长老身前:“……还你。”

“那么你要什么?”

接过楚云还回来的扇子,长老闭上了眼睛,顿时有一条道被压到了地上,长老手中的扇子也化做了一到流光。

“离魂。”楚云也不傻,刚才长老露出的那一手,可以很肯定长老和这地器阁的阵法有联系。

长老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楚云:“你不会是不知道怎么召唤道器吧?哪有只说名字的。”

“我还真不知道。”

“你怎么知道道器的存在的?”

“颜道有,羡慕了很久。”

“可怜的孩子。”

……

“不要抗拒,还有说了把你的眼睛闭上,把冰道温柔的和阵法结合到一起,把你的眼睛闭好……”

长老看着终于亮起来的阵法,终于松了口气:“有没有什么找到那个,那……哦,那个离魂。”

“在你身后。”

长老觉得自己的耳坠一痛,就看见楚云手中无故多出了三枚细针:“臭小子,不想给钱就想偷袭我,然后把我干掉,好不给钱是吧!”

对于在那吹胡子瞪眼的长老,楚云连看都没有看一眼,而是把玩着手中的三枚细针。

细针所散发出的寒气正侵入自己的身体,往经脉渗去。

但是楚云并没有去对抗这外来的寒气,没有一丝寒意,没有刺骨。所以楚云决定主动的把所有元气都换成冰道元气,去迎合这外来的寒气。

长老也发现了楚云的异常,看着呆悟

的楚云,心中的惋惜越来越深。

“物极必反吗?因为亲和力强大到让人无法理解,所以他现在的空间道和冰道也许还有个时间道或者道的种子,已经不能再接受新的道了吗?”

楚云的事迹洛国的这些老一辈都知道,那时楚云的家族已经是能和雨族并肩的存在,所以楚云这个少主也是被重点关注的对象。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楚家一夜之间被灭,然后也没有听说楚云使用过时间道。但是他们这些老一辈可不会忘了那个自打出生就是识道者的楚云。

长老虽然不知道楚云身上发生了什么,现在就只有冰与空间成为大道,但是有一点他可以肯定。

楚家的时间道不会在楚云这个少主身上消失。

就因为他是那个人的儿子。

……

“你是第一个让我知道道器还可以自行认主的人。”

长老看细针在楚云指尖环绕,就知道楚云和细针已经认主成功了。

“那我把离魂带走了。”

看楚云把手伸向腰间,长老摸了摸楚云的头:“孩子你很不错,没丟你父亲的脸,这算叔叔送你的。”

“大伯你认识我父亲?”

看着楚云期待的眼神,长老叹了口气:“你哥我没那个福分。”

“大爷,你是在欺骗我的感情。”

把楚云赶走后,长老往向了黑盒子的方向:“灵芝前辈,虽然不知道你的理由是什么,但我很喜欢这个没有钱还敢来我们商阁的小子。”

……

熙熙攘攘的城门,在颜家的组织下人们井然有序的离开了曲林城。

楚云擦去了额头的冷汗:“呼,成功了,这长老也是有意思,明知道装疯卖傻是为了套近乎……大概也猜到了我没有那么多钱吧。”

虽然楚云不知道长老这么做的理由,但是这份情楚云已经记下了。

“那么现在去看看这拥有俩种道的道器的威力。”

收起了离魂,楚云混进了出城的人群。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