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农业林业 逗玩28行业龙头点站

第5628章 蜀山派

唐廷楚晚上约了几个朋友聚会,回到公寓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进门就看到有个穿着吊带衫短裤的女孩正窝在他的沙发里,强打着精神玩游戏,扎着马尾的脑袋跟小鸡吃米似得,点一下再点一下。想着上周老爷子跟他说的那件事,以及今天中午给他打的那个电话,想必眼前这位就是老爷子那位故人的孙女了。
   “唐三哥你好,我是苏绻,这边离学校比较近,所以唐爷爷说开学前,我可以暂时住在这里的。”听声音的苏绻立马放下了手中的游戏机,从沙发上站起来,原本睡眼惺忪的脸上,已然满是笑意地看着从门外进来的男人,刺鼻的酒气让她不得不嫌弃地揉了下鼻子。
   看到苏绻的小动作,唐廷楚不觉有些好笑,分明就还是个小孩子,不由得想到自家弟弟也是这个年纪,抬手拍了拍苏绻的脑袋,语重心长是说到,“苏小姐早点睡,这个年纪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总是熬夜会有碍身体发育。”
   “唐三哥,首先请不要把我当成小孩子;其次,胸太大会驼背的。”看到唐廷楚的样子,苏绻就知道她肯定又被当成中学生了,有些无奈地翻了翻白眼,扔下游戏机,就往自己的卧室走去。
   看着那个恨不得把地板当自己踩的背影,唐廷楚不觉有些好笑。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似乎是管太多了,人家不过是在这里借住两天,他却下意识的把人家当成自家那个不着调的弟弟一样说教。转而又想到老爷子把人安排在他这里的目的,唐廷楚就觉得自己的头好疼。他在浴室的衣筐里看到那套粉色的内衣时,他就觉得自己的头更疼了。
   唐廷楚敲门的时候,苏绻正把自己裹在被子里数绵羊,有些气闷的她是怎么也睡不着的,听到敲门的声音立马就坐了起来,拉开门看到唐廷楚正皱着眉头站在门外,紧绷着的脸上似乎带了几分尴尬,语气里带了些不耐地问道,“唐三哥有事吗?”
   “麻烦苏小姐去把浴室里的东西收拾一下。”
   本来还在纳闷这位唐大爷半夜敲门做什么的苏绻,突然就想到了自己洗澡换下来的内衣还在浴室里放着,白净的小脸立马烧了起来。
   “那个唐……我马上就去收拾。”
   将换下的衣服洗净晾在阳台,苏绻就要悄悄溜回房间,没走两步碰到了刚从浴室出来的唐廷楚。苏绻有些尴尬地将自己的视线停在了对方的脸上,可是却看到一滴水珠从湿漉漉的发梢上掉落,沿着脖子就滑进了系得紧实的浴袍,视线不自觉额就往下移了几分。
   “苏小姐!”被一个小姑娘用这么赤裸裸的目光的打量,唐廷楚心里着实有些恼火。
   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的苏绻,立马兔子般的跑回房间,关门上锁。然而脑海里的画面却怎么也抹不掉,只要一闭眼就是那副滴着水的新鲜美男图。一整个晚上唐廷楚都在她的梦里,对着自己慢条斯理地解开那件系的很严实的浴袍,以至于苏绻大清早就神情恍惚,脸上还顶了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她这是怎么了,平时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以前就是看到全裸的,她也没有觉得怎么样,可这次她只是看到人家穿浴袍而已,居然做了一晚上的梦,没救了。
   打开房门看到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唐廷楚,苏绻揉了下眼睛,又看了眼挂在墙上的钟表,已经快要十点了,果然还是当老板的好,可以不用上班吗?
   “今天周末。”
   苏绻的话还没有问出口,沙发上的男人已经开口回答了她的疑问。唐廷楚看着那个就差把问题写在脸上的人,幽灵般地进了卫生间,然后没隔几多久又一脸尴尬地出来,欲言又止的盯着自己。
   “有事就说。”
   “那个,能不能拜托唐三哥帮我去超市买点东西。”苏绻等了半天见唐廷楚没有回应自己,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说,“我现在不太方便出门,现在给唐爷爷打电话的话……”
   “买什么?”
   不错,胆子不小,还敢用老爷子来威胁他,小丫头挺聪明的。唐廷楚接过苏绻写的购物单子,看也没看就出了门,当他到了超市找到自己要买的东西的时候,终于明白自己出门时小丫头那副古怪的表情是怎么回事了。这一幕被住在附近过来买东西的员工看到,还脑补出了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剧本,在公司论坛广为流传。
   苏绻抱着一杯红糖水,视线在对面的男人身上晃了又晃,然后得出结论,这男人没有时下影视男星的帅气,但却依旧是百看不厌呢。眼见杯子里的水已经见底了,唐廷楚却依旧一副教导主任要跟你谈谈心的样子,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但却半点没有想要开口讲话的意思。
   “唐三哥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吧。”
   “爷爷会安排你住这里的原因,我想苏小姐应该很清楚,但是我希望你能明白,我爷爷的意思并不代表是我的意思。我们之间是没有可能的,我不希望苏小姐的存在会影响到我的正常生活,另外我不希望我们的谈话会传到我爷爷的耳朵里,作为回报我会尽量满足苏小姐物质需求。”
   所谓临时住几天,不过是个借口,老爷子的目的就是为了撮合自己跟眼前这位苏小姐,唐廷楚心里清楚得很。这都什么年代了,老爷子居然还想用婚姻的形式报恩。老爷子那他是说不通了,只能从这位苏小姐身上下手。
   “唐三哥的意思,我想我大概是明白了,我没意见。”
   苏绻自幼便四处奔波,各式各样的人见得多了,自然而然练就了一身看人脸色的本事,所以唐廷楚一开口,她就差不多明白了什么意思,说白了就是我看不上你,就算我爷爷喜欢你也没用,希望你有自知之明,别去我爷爷那里告我状,我会给你足够的封口费。虽然她很想告诉他,她只是在这里借住几天而已,但是既然有人要当冤大头,她又何必多费口舌呢。
   本来已经想了一大堆措辞来说服眼前的小姑娘,可是没想到对方竟然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唐廷楚不禁有些讶然,难道自己的魅力大不如前?这姑娘答应的也太快了吧。
   “那个唐三哥,我们中午吃什么?”
   看了眼墙上的钟表,已经接近正午十二点了,怪不得肚子这么饿,说起来她已经有三顿饭没吃了,可眼前这人居然还没有要吃饭的打算,“已经到了吃午餐的时间了。”
   “想吃什么?”回过神来的唐廷楚,心思微微一动,看着满脸都写着我饿了的苏绻,摇头笑了下,边起身朝着厨房走去边问。他自幼便一个人住在外面,习惯了自己做饭,工作之后的他依然保持了这个习惯,只要有时间就自己下厨。
   “红烧排骨,油焖大虾,宫保鸡丁,鱼香肉丝,我的口味偏甜辣,要是有鱼汤就更好了。”
   “苏小姐还真是不客气。”
   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趴在餐厅的桌子上,透过玻璃墙,看着在厨房里忙碌的男人,苏绻在心底叹息,果然会做饭的男人比较帅。刚才她好心好意进厨房帮忙,结果是还没五分钟,就被人一脸嫌弃地从厨房里扔了出来。
   看着被端上桌三菜一汤,虽然跟自己点的那几道菜有点差距,但是飘到鼻子下面的香味,刺激得苏绻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没忍住偷偷捏了一粒盘子里的红烧丸子,弹性十足的口感配上可口的汤汁,好吃到眼泪都掉下来了。
   从厨房端着米饭出来了,唐廷楚就看到了一双泪汪汪的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那副感动十分的样子是怎么回事?
   “苏小姐,你……”
   “这称呼太见外了,喊我苏绻就好了。”
   虽然不知道苏绻突然在抽什么风,但是看着坐在对面两腮鼓鼓的,一直吃个不停的人,不知怎么就想到了松鼠吃东西也是这个样子的,唐廷楚那张严肃的脸上,难得的露出一丝笑容.一顿饭下来,桌上的菜大都进了苏绻的肚子里。
   看盯着那个消失在房门后的背影半晌,苏绻才一边揉着肚子,一边开始纠结要不要收拾碗筷,毕竟饭菜是唐廷楚做的,总不能吃了人家做的饭菜,还要人家收拾桌子洗碗吧,毕竟现在她可是寄人篱下的。
   就在苏绻纠结怎么收拾餐桌的时候,门铃响了。铃声一直响个不停,苏绻只好去看门,就看到了门外穿着花衬衫配西装裤的男人。男人似乎很意外开门的是个小姑娘,有些难以置信的退了几步看了眼门牌号,才清咳两声,带上一脸的笑意。
   “廷子……唐廷楚在吗?”
   “你找唐三哥呀,你会洗碗吗?”
   几个要好的兄弟都知道,唐廷楚有自己下厨的习惯,所以周末偶尔就会来他这蹭饭。程毅大中午赶了过来,没想到开门的会是个素未谋面的女孩子,那双娃娃似的大眼睛让人看着心颤,所以对于苏绻的问题,鬼使神差的就点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