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道初之境

第101章 楚越少女

不得不说秦开的办事效率极高,得到线索的时间尚未超过一个时辰,手下已是找到了梁伯鸦口中描述的那家民宅。然而可惜的是,任老道早已金蝉脱壳不见踪影,陆心闻三人来时扑了个空。

“该死,莫不是梁伯鸦在骗我们?”秦开黑着脸看着被团团包围的小院心中震怒,到嘴的鸭子竟然飞了。

陆心闻虽能在野外追踪却在城内毫无办法,只是在小院探查了一番,看着屋内的摆设道:“看来任老道应该在这里住过一夜,但似乎是凌晨时分便已离去。”

事情到了这里只能告一段落,这任老道为人狡黠又十分谨慎,恐怕几个时辰的时间早已逃至极远,再想追捕此贼势必极难,心中喟叹只道自己当场心慈手软才放虎归山。

陆心闻思忖了一番,自觉留在丹阳城已没有意义,不由找到姬北寒道:“北寒兄,如今丹阳城丢失男童一案已经算是完结,那任承馗虽是逃走,但有通缉檄文通告北燕全境,恐怕那老道已经南下而去,不敢再作停留。”

姬北寒听罢也只得叹了一口气,道:“没错。案子算是破了,可是首恶却逍遥法外并未伏法着实让我心头难受之极,枉死的那两百男童也不知何时才能安息。”

陆心闻抬头看了一眼丹阳城,想对他说自己欲要离去却不知如何开口。沉默了半晌时间,姬北寒识颜观色自然明白陆心闻的想法,不由神色黯然道:“贤弟可是打算要离开丹阳城了?”

陆心闻脸上带着歉意看向他,虽与他相处不过两日光景却得其照顾信任,心中十分感激,若是不能当面道别自己心中也是极为不安。可真到了要分别之际,原本想说几声感谢此时却觉得若说出来倒显得极为生疏,可若是不说又显得不礼貌,左右之间陆心闻竟是语塞,一时间只好点头称是,气氛有些尴尬。

“此时已至晌午,贤弟不如暂住丹阳城一晚明日再走,我也好叫下人给你准备些东西,以备路上不时之需。”姬北寒挽留道。

陆心闻摇摇头道:“多谢北寒兄好意。只是我在丹阳城已是耽误太久,心中甚是忧虑家乡的亲人,以后若有机会定会再来丹阳城与兄长相会。”

姬北寒见他神情坚定没有挽留的机会,不由又是一声长叹。

“也罢,那让为兄送送你。”

秦开得知陆心闻要走,心中亦是不舍便与姬北寒一同将他送至南城门。

“如今天下动荡,贤弟此行路途遥远困难重重,实在让为兄心中担忧。”姬北寒从随从手中接过一个包裹,看着他说道:“原本想为贤弟量身做上几件新衣却是来不及,这包裹内是我属下常备的干粮还有一些换洗的衣物,还望贤弟莫要嫌弃。”

“兄长严重了。”陆心闻摇摇头道,接过姬北寒奉上的包袱。

秦开则是牵过一匹马,对着陆心闻道:“陆少侠年少有为又侠肝义胆,实在是当世少有的英雄,我秦开若是与你年岁定要像公子一般与你结成手足。这匹马算是我的一点心意,但愿能帮上少侠一些忙,希望莫要推辞。”

陆心闻心中感激,看着面前的两人拱手道:“二位的情义,陆心闻铭记在心,只愿兄长与将军安泰,日后若是有缘还能再聚一堂。”

姬北寒点点头,虽是不舍却也不愿拦他回乡,只道了一声:“天下无不散之宴席,路遥艰辛,贤弟保重。”

“保重。”秦开抱拳道。

“保重!”陆心闻言罢翻身上马,他虽是第一次骑马,但好在秦开送他的马匹乃是训练有素的军马十分听话,陆心闻只是适应了一番便很快习惯了如何驾驭。

不过正当他要离去之时,姬北寒似有所想,竟是拦住了他。

“贤弟稍等。”

“嗯?”陆心闻止住马,不由有些奇怪。

只见姬北寒从腰间解下自己的配剑双手奉上,道:“自古宝剑配英雄,贤弟手中无剑实在可惜。这把剑名曰舒古,跟随我多年却仍是籍籍无名,只愿它在你手中得以名扬天下。”

陆心闻不由发愣,那把剑他从认识姬北寒便已见过,一直随身佩戴。可自己并非无剑,更何况一般的兵器根本无法承受他现今的真气,但观姬北寒脸上殷殷期待,诚意十足自己不好拒绝其心意,便接在手中道:“多谢兄长赐剑。”

“如此便好,贤弟一路顺风。”姬北寒笑道。

道了一声后会有期,座下之马嘶鸣一声陆心闻绝尘而去,终于离开了丹阳城。

秦开看着远远离去的陆心闻,轻声道:“公子果然有远见,那舒古剑乃是北燕传世之剑,此举无异于昭告天下,这少年郎乃是您的人,恐怕他国定会心中忌惮不敢轻易招惹他。”

姬北寒笑而不语,心道何止不敢招惹他,恐怕也不敢轻易结交他吧?

二人站在城门许久,直至看不见陆心闻的身影。

“我心预感,日后定会与他再有一段缘分。”姬北寒留下一句莫名的话转身而去,只留得秦开远远望着陆心闻消失的方向心中又是一番感慨。

未防止再发生丹阳城城门之事,陆心闻一路绕城而行,幸得有秦开送的宝马,竟可以日行千里耐力极好,加之他又披星戴月几乎少有停歇,不消半月光景,他凭几年前记忆中的路线便从北燕赶到了南楚之地。

连问带找,陆心闻这一次却是不得不入城了。原因无他,因为当年他是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楼叶轻带离故乡,等他醒来时第一眼看到的城镇便是这里——龙殊郡。

龙殊郡属南楚边陲小镇,地方不大,三面环水,民风彪悍,是以楚越交界的各种部族为了交换生活所需而形成的一个城镇,实则是未开化之地,楚国虽设置行政却是有名无实,甚至连军队都未曾部署。如此,陆心闻毫无阻拦便轻易进城。

难得重回俗世,少不得要休息一番。进城之后,陆心闻便寻到一家客栈,将马寄存后,便被小二招待至大堂。

这家店虽是不大,大堂之内几张桌子却是坐了不少人,每个人都凶神恶煞看起来不像是中原之人那样温文尔雅,衣着打扮更像是蛮夷部落。

陆心闻刚坐下,那些人便转过头带着几分凶恶看了他一眼,极为不友好。陆心闻皱着眉头,心中虽是不悦但也不愿与之发生冲突,便叫过小二道:“有什么吃的,随便来一点。”

那小二见他打扮口音不由奇道:“客官是中原人?”

陆心闻听罢抬起头,轻声问道:“嗯,算是吧。怎么?”

小二脸上一急,刚想让他马上离开,却未曾想到门外却传来一声马的嘶鸣声。

陆心闻腾的一下站起来往外就走,那门外系的可是只有一匹马,便是秦开送给他的千里马。

只见几个彪形大汉簇拥着一个红衣少女,那少女正指使人要牵走那匹马。

陆心闻没想到入城没过多久便生出麻烦,不由沉着脸喝止道:“住手!”

几个彪形大汉见客栈里走出一人,身材与他们相比实在矮小却对着他们大声怒吼,不由哈哈大笑,嘴里叽里咕噜说着陆心闻听不懂的语言。

小二连忙跟出来,见到那群人和中间的红衣少女,脸色一变,连忙低声对陆心闻说道:“客官,你跟我回房躲躲,这马莫要管了,否则小命不保!”

陆心闻扬起眉来见那群人脸色带着讥笑对自己指指点点十分粗鲁,不由冷声问道:“小二,你可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

小二脸上忸怩,确是不愿说。

陆心闻从怀里取出一两银子给他,道:“说!”

“他们说是像个娘们,还敢拦本小姐相中的马!”那红衣少女见他给小二钱后,娇笑了几声不由开口翻译道。

“他们还说你饭没吃够,瘦的跟猴子一样,应该用绳子套住脖子戏耍,或许还能取悦本小姐。”

陆心闻歪过头问道:“小二,这姑娘是谁?”

小二却是噤若寒蝉,不但连话都说,连目光都远远避开那一群人。

这时一个光头大汉嘴角带着不屑的微笑径直走向陆心闻,竟是抬起右手一把扼住陆心闻的喉咙,将陆心闻高高抓举起来,离地足有两尺。

陆心闻忍下心中杀意,冷冷看着那红衣少女道:“我不管你是谁,这匹马是我的。趁我现在还没改主意之前,你们最好早些离开。”

那少女倒是一愣,那大汉已经将其扼住喉咙,他不但不挣扎喘息还能说出话来,脸上多了几分好奇之色,不由支使道:“乌勒,你没吃饭么?这个中原小子怎么还能说话!”

那叫乌勒的大汉听罢似乎极为生气,好像眼前的小子让自己丢了面子,不由两只手同时掐住陆心闻,瞪着眼似乎要掐死他。

陆心闻心中怒意骤起,自己好话相说这姑娘却以为自己是可欺之人,不由伸手放在那大汉胳膊用力一掰,只听咔嚓一声,那大汉顿时手一松将他放下,脸色惨白抱着胳膊痛哭不已,竟是被陆心闻一下把骨头掰断了。

“我不说第二遍。”陆心闻怒气冲冲,狠狠瞪着他们。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