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魔法机械战争

第326章 抓捕

过了很久,云翔才叹了口气,无力的说道:“你这么做,很危险你知道吗?你这是在与全国作对!”

“不,你说错了!”姜千言立即反驳,“人民是支持我的,军队是支持我的,否则他们也不会听我指挥。你过来看看,有多少人民百姓在无偿的支援我的行动。

有多少百姓在倾家荡产的支援军队?这已经很好的表明了他们的态度!你再来听听,有多少人在日夜呼喊着丧生在终极武器和大水灾中的亲人?你听到了吗?你看到了吗?”

“唉!”云翔终是叹了一口气,不再说什么,只留了一句话,“你自己小心点。”

这又是无比漫长的一夜,像这样的夜晚从开战以来,姜千言已经不知道经历过多少了。

每一个这样的夜晚过后,一些事情便悄然发生了改变。

这次也不例外,如果姜千言的计划成功,将创造一个战争史上的奇迹。

魔法帝国将得到其四处征战以来最大的失败,证明魔法帝国士兵并不是战无不胜的。

而德辉也将创造一个战胜世界最多国家军队的纪录。

原本的天空是晴朗的,现在却渐渐的起了云彩,云彩遮掩了月亮,风变得潮湿起来。

这是很正常的现象,主要原因是火系魔导炮大量发射,消耗了空气中的火系魔法元素从而使得水过于富集,或许还会下一场雨。

世界上的万事万物都是平衡的。

空中传来熟悉的“嗡嗡”声,那是姜千言调动的对地轰炸飞舟赶去参战了。

也让魔法帝国人尝尝空地一体战术的滋味。

姜千言站在冷风里,静静的望着远处的天空,恍惚中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仿佛一切突然间离得他很远很远。

这时的他获得了难得了孤寂,他已经下达了命令,一切行动由各集团军自行决定不必请示,因此没有那烦人的军务前来打扰。

平时总有不少人围在身边的,现在身边一个人也没有,那些警卫似乎看出了他心情不好,都离得远远的警戒。

忽然间,他想起了自己的一对儿女,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是否已经获得了师父的保护。

想到了儿女便想到了母亲、妹妹和朴金珠,还有义山。

他们的一行是否顺利?

想到义山便想起了矮人的酒,舔舔嘴唇,还真是有些馋了。

接着又想到了弟弟姜千清,姜千清孤身一人去京师,一直没有消息,现在不知如何了?

还有奥多音,少了他的那张大嘴还真是清静的有些不习惯啊!

沙尔巴特已经破了,却没有发现奥多音的踪迹,姜千言已经严令部队寻找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没想到一向大大咧咧,只知逃跑,为自己最看不起的奥多音却能表现的如此机智和勇敢。

可以说,攻下沙尔巴特,奥多音立了首功,如何奖励他呢?

最好能给他个大美女,奥多音一向就喜欢这个。

想到这里,姜千言嘴角露出了一丝难得的微笑,他已经很久没有笑过了。

忽然间,姜千言又想起了静静的躺在水晶棺中的云燕,云燕脸如白纸,神态却很是安详,身上隐隐泛着一层圣光。

再回京师应该给云姨上柱香了。

想到云姨,不由的又忽的想到了北济州,想到北济州便想到了地穴中与水淼那同生共死的那些日夜。

想到水淼,他一阵沉默,说不出心中是爱是恨,分不清究竟是爱多一点,还是恨多一点。

只觉得心中如翻江捣海一般甚至比正在进行的战斗都要激烈。

这些天他一直都强迫自己不去想,不去想关于水淼的任何事情,但经常在午夜梦回之时,忽然间惊叫一声,一下子坐起,满身的大汗。

他听到水淼在柔声的问:“你能说一句‘你爱我’吗?这句话你从来没有对我说过。”

水淼嘴角带着凄然的笑,身子却仿佛施展了魔法,在渐渐变淡,渐渐远去。

他用力的伸出去想拼命的抓住,手中却只有空空的气体。

他往往会楞楞的盯着自己伸在半空中的手,许久没有反应,如同死亡了一般。

“淼。淼儿。”

再次叫出这个名字,他感到一阵钻心的刺痛,有一种呼吸不上来的感觉。

“大人,有人要见你!”一个卫兵过来恭敬的说道,眼中闪着谨慎的光。

“哦。”姜千言为自己的走神,脸色微微一红,随意的便跟着那卫兵向前走去。

参谋总部在离自己两里外的山坡上,那是一处避风的所在,还能够有效的防备敌人炮火的攻击。

当然,这里是后方,不出意外,敌人的炮火很难到达这里,除非使用流星弹。

而所有的流星弹皆在周围部队严密的监控之中。

所谓的总部只是三顶简单行军帐蓬,中间一座比较大而已,中间这顶大帐蓬隔开了几个房间,分出了会客厅和姜千言的卧室以及洗澡间。

姜千言走到近前,卫兵们皆举起冲锋弩向他致礼,他好象感到似乎有些不对劲,但此时的他刚刚从沉思中清醒过来,还在费力的回忆水淼的面孔。

对周围的事情丝毫没有放在心上,随之钻入了由卫兵打开门帘的大帐中。

一个不高但颇具威严的背影正在他平时常坐的那张椅子后面背对着他。

这背影很是眼熟,但应该并不常见,姜千言一时没有想起这人的名字。

四个卫兵忽然出现在姜千言的身后,姜千言心里一惊,回头瞥了一眼,正要喝问,一声谄笑忽然传入耳中:“总长大人回来了?快请坐!委员长等你多时了。”

低三下四的孔凡尘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笑嘻嘻的给姜千言搬来一张黑实木的椅子,看上去挺沉。

这时,那背对着的人正缓缓转过身来,本来严肃的脸忽然换成了生动的笑:“言儿,没想到我会来吧?”

废话,当然没有想到!

自己的这次行动不被云翔所认可,不被参谋总部所认可,当然也不会被委员长所认可。

他来干什么?究竟有什么目的?姜千言脑筋急转,但委员长根本不给他考虑的时间,手一伸,轻笑道:“来,坐,坐下说话!”

说着,委员长坐在姜千言平时常坐的那把藤椅上,端起了茶杯,调侃道:“怎么?不欢迎?怀疑我?”

“哪里,哪里!”姜千言急忙敬了个礼坐在了孔凡尘搬的那把实木黑色椅子上。

既然是委员长来找的自己,姜千言便静静的坐着,等待着委员长开口。

委员长喝着茶,侧着头,并不看他,想是也在思考如何措词。

一杯茶喝完,委员长这才开口,缓缓的道:“我这次来是想向你请教一个问题的?你说战争的目的是什么?”

“和平!”姜千言毫不犹豫的回答。

“好,很好,那么和平由几种途径可以达到呢?”

“战争和和平!”

“很不错!如果能够利用和平的途径达到和平,是否还要用战争呢?”

“来了,来了。”姜千言心里说,“就知道你是来问这个的。和平的途径固然能够达到和平,但和平的途径往往与委曲求全,与割地赔款,与忍气吞声相伴随。

而战争的途径虽然要流血,要牺牲,但会一劳永逸,会赢得尊严,会赢得尊重,会赢得真正的和平。”

只是这些话,他却没有机会说了,委员长突然一声大喝:“你明明知道我们已经签了和平协议,却还要发动战争进行屠杀,你置国家的威信于何地?置我的脸面于何地?置德辉的未来与何地?”

说完,不等姜千言说任何话,委员长突然间将手中的茶碗“哗啦”一声重重的摔碎在地上。

姜千言身后的四个卫兵以及在他旁边的孔凡尘忽然间一齐出手了,姜千言一下子便看穿了他们的招法,微微一笑:“这点本事想拿我?”

他正要立起身来反击,忽然间两个手腕上一痛,那椅子扶手上忽然间弹出了两个钢圈套在他手腕上,接着脚踝上也传来冰冷的感觉,想是也有两个。

四个钢环一套好,忽然间一道魔法的绿色屏障笼罩了他的全身,姜千言赫然发现自己连个火焰手指也使不出来了,所有的魔法能量皆不听使唤。

“啪啪啪”,一阵鼓掌声从后面传来,一个墨镜遮了大半张脸的高个子男人走了出来,脸上带着得意的笑,望着正在拼命挣扎的姜千言。

“哈哈,老同学不用费劲了,这可是我们中情局专门为最恐怖的恐怖分子特制的。拿来对付你,实在是有些可惜!”

来者正是戴维。

姜千言的肺都要气炸了,他不理戴维,冲着委员长大叫:“仲道恒你勾结魔法帝国人暗害我,你这大汉奸!”

委员长没有答话,转过身去不理他,戴维却笑着来到了姜千言身边:“呵呵,这话你可说错了。现在我们已经和平了,将结成了战略伙伴关系,也就是伙伴了,我们两个伙伴共同对付恐怖分子,杀人魔王,怎么能称得上是汉奸呢?”

“来人,来人!”姜千言向外呼喊自己的卫兵。

却见孔凡尘嘻嘻笑道:“总长大人,不要叫了,他们都弃暗投明了。”

“我呸!”姜千言狠狠一口痰向他吐去,正吐在他的鼻子上,令孔凡尘大是尴尬。

“来人,杀了他。”孔凡尘一边擦着浓痰,一边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