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魔法机械战争

第321章 救人(1)

庞大无匹的杀气突然间扩散,如利剑样的目光射向了前排几人,在他强大的目光之下,前面几人皆侧过了头,不敢与之相对。

姜千言没有说话,气势却在不断提升,在那些士兵的眼中他的身躯越来越高大,越来越伟岸,越来越威严,终于有人抵受不住这股气势,手中的硬弩“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呃”,那名士兵一楞,这并不是他的本意,只是下意识的手指松了而已。

但他这下意识的行为却带来了连锁反应,“啪啪啪。哗啦”,越来越多的硬弩掉在地上。

最后所有的士兵两手空空,姜千言身上那如山样的气势才渐渐减弱了:“很好,下面向左转,跑步走!”

姜千言一偏头,随行一警卫跑出来将王赧的士兵带了下去。

一场可能出现的叛乱消弥于无形。

姜千言将第八集团军的二十个师长全部集中了起来,冷冷的只说了一句话:“我的脾气大家都是知道的,三天之内将敌人赶回沙尔巴特!别的我不多说,下面划分各师任务。”

姜千言的作风早在其任南部战区司令时便已经传遍了三军,他那残酷的命令更是震惊了天下:“师长完不成,杀,副师长顶上;副师长完不成,杀,团长顶上;团长完不成,杀,营长顶上。”

有好事者给这几句话起了个名字叫作“三杀令”。

一想起姜千言的这个“三杀令”,哪个师长不胆战心寒。

得了命令的各师师长回去,个个瞪了两眼,拼了老命。

一个师长的第七房小妾还仗着宠爱扭着屁股出来劝阻:“哟,老爷哪,休听那个什么狗屁总长的话,上阵打仗可危险着哪。依我看哪,老爷应该在家里让小兵们冲就行了。”

“滚!”平时对他言听计从的老爷忽然变了颜色,变得冷言冷语。

那小妾哪受得了这个,立即仗着自己几分姿色撒起泼来:“你这老不死的,你什么态度,你?你敢跟我这么说话,看我让你上床才怪。你这老不死的老东西。”

“啪”一个耳光狠狠的扇了过去,立即肿起半边脸。

“你打我,你打我。”小妾立时用手绢掩着小嘴哭了起来,忽然间上去在师长脸上乱抓,“你打我,你敢打我,我抓你,抓死你这老不死的。”

师长正担心自己的性命能不能保得住,哪里有空理她,偏生她还纠缠不休,恼将起来,一把将她推了出去,喝一声:“来人!”

“是。”几个五大三粗的士兵涌了过来。

“这个贱人交给你们了,给我拖走!”

“是!”士兵们上来就动手,不敢三七十一抬着就走。

这时小妾才真的害了怕,大哭着求了起来。

烦心无比的师长早去的远了。

还有的师长此时也顾不得那些贪来的钱财了,把一箱箱的金币都打开堆在阵前,扯着嗓子喊:“兄弟们,哪个团打下阵地,这些金币就全归他来。兄弟们,给我上啊!”

俗话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看着那金灿灿的金币哪个士兵不动心,哪个军官不想要,有了这些金币就不用当这受人指挥的大头兵了。

看在金币的面子上,不少穷苦的士兵们拼了命的冲杀啊。

姜千言与杨无敌取得了联系,两面同时对沙尔巴特军发起了猛攻,将沙尔巴特军打的是一败涂地啊!

不到一天时间,杨无敌的部队已经攻入了沙尔巴特。

而这边姜千言虽然杀伤了大量敌军,但面对群山却还没有找到合适的道路。

此时战斗由于沙尔巴特空军较少,姜千言也只投入了少量空军部队,大量的空军都用来对付十八国联军了。

另有两个空军师调到了北方,交给了吴彬,吴彬那边的形势不容乐观。

喀喇山海拨非常高,空气稀薄,各种魔导炮的威力皆是大减,地形太过复杂,地效飞车飞行困难,人行走也是极易疲累。

而沙尔巴特人装置了不少原始的骡马部队,还有那种骑着高原马的骑兵,倒是比姜千言的部队机动性还要好一些。

姜千言在前沿阵地用千里镜观察着两军交战的形式,有感到已方机动性太弱,几乎决心大批量调用别处的空军部队了。

从千里镜中忽然间看到了三辆马车,用两匹马拉着的原始马车向着这边的阵地奔来。

后面有沙尔巴特人的一队骑兵在紧紧追赶,不断的射箭。

这情形很有些奇怪,本来现在的沙尔巴特人正在撤退之中,这队骑兵为何会忽然间回过头来追杀这三辆马车呢?

马车的顶棚上插满了箭支,显然已经被追杀了很长时间了。

第一辆马车跑得最快,姜千言仔细观察了一下,赫然发现拉车的不是单纯的马,而是两个马人。

马人宣称自己是人,而不是牲口,因此拉车、犁地这对他们来说是极大的忌讳,马人中间流传着,拉车的马人不得好死,死后也不能升入天堂,而若是拉车被人发现则不能葬于祖庙。

这两个马人到底是什么人?又在替什么人拉开呢?

姜千言瞬间就下了决定,决定要救他们。

他命令带来的那三架战斗飞舟立即起飞救人。

“嗡嗡”声中,三架飞舟直升而起,向前扑去。

这时,那马车越来越近了,姜千言已经能看清后面追他的骑兵大部分也是马人。

中间一个高大的满脸黑胡子的马人忽然举起强弓,射出了一支带火的魔法箭,魔法箭射在最后一辆车上,那车燃烧起来。

那车是由两匹马拉的,那马受惊忽然间人立起来,马车急行中又急停,一下子翻了,将马也带倒在地。

从车里忽然间滚出一个人来,是一个马人,那马人年纪不小了,而且好象受了伤。

一滚立起来后,立即向前狂奔,却只能三条腿跑路,后面一条无力的垂着。

这时前面两辆马车上都有人探出头来,向后大喊,听不清喊些什么,但能看清,中间车上是几个孩子,还有一个妇人,最前面车上是两位老人。

因为最后边的那个马人受了伤,速度太慢,很快便被追兵追上了,不少人举起了手中的强弓。

这时,姜千言也通过千里镜看清了他的脸,骇然叫道:“奥斯塔叔叔!”

奥斯塔与姜千言的父亲姜百胜关系很好,两家人虽然不是亲戚却胜似亲戚,小时奥斯塔有时经常会来姜千言家串门,每次都带到姜千言不少礼物,有奇怪的花草,还有好看的石头。

还有一些古怪的别人的国家的魔法书,姜千言不少魔法都是从那些以古怪的文字写成的魔法书上学来的。

小时候,姜千言最盼望的一件事便是等着这位奥斯塔叔叔的到来,对于令父亲讨厌的他来说,奥斯塔叔叔就像是圣诞老人一般。

“拦住他们,拦住他们。”姜千言不顾一切的向着飞舟下达命令。

听到姜千言焦急的语气,飞舟驾驶员本来没有把握,怕伤了那些人不敢开火,也迫于无奈了。

姜千言带的这三架飞舟皆装了对地威力巨大的“地狱火”。

飞得最近的一架飞舟按下了手柄,强大的地狱火瞬间那些追兵陷入了一片爆炸的火海中,连最后一架马车连同那马人也裹了进去。

姜千言在下面急的拍手。

火光渐渐散了,一架马车带着满身大火从火海中冲了出来。

“所有部队出击,救人,快救人!”姜千言对前沿阵地的一个团下达了紧急救援令。

一个团的士兵赶紧冲了出去,有的早开始发射水龙。

水龙是现代军队作战必备之物,是尽量熄灭魔导炮的火焰的。

会飞行魔法的人则起在了空中,向着马车飞去,还有的则开始施放水系魔法来灭火。

相对于那辆马车来说,姜千言更关心的是马人奥斯塔。

“救那马人,救那马人。”

三架飞舟在半空盘旋,一方面射死尚在反抗的沙尔巴特追兵,一方面灭火。

姜千言也跑了出去,乘上一辆飞车向事先地赶去。

姜千言到达的时候,马车和马人都已经按照他的命令带到了已方阵地里,彻底的安全了。

两个老马人分别是奥斯塔的老父亲和母亲,还有他的妻子(一个挺清秀的人类),以及两男一女三个孩子,他们皆围在奥斯塔身周低低哭泣。

奥斯塔斜躺在地上,身上的衣服烧没了,后半身一片血肉模糊,连脸也都烧得满是血泡,全身几乎没有一块儿好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