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魔法机械战争

第319章 拼酒

此时的奥多音正咧着一张大嘴,在沙尔巴特一把手格里格巴面前胡吹特吹呢:“大人,你就放心吧,我这一招保管超出那个狗屁姜总长的想像。

我这一招‘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是天下少有的,谁也不想不到我会从那个地方出兵,这一仗我们是必胜。

你看看,对吧,现在我们的疆土已经扩大了九十,啊,不一百平方公里了。现在仍在继续扩大着。你看我说的那件事?”

格里格巴长腿长脸眨着一对闪着绿光的小眼,一笑眼睛都消失了:“奥多音,我让你负责全局,不比当师长好?你这个位置可是相当于那个总长吆!我格里格巴没有愧待你吧?哈哈哈哈!”

奥多音脸上装出一幅悲痛至极的表情:“可是我还是想冲锋陷阵,亲手宰了那个狗杂种!”

格里格巴递过一杯六十二度的月亮湾(月亮湾是沙尔巴特格勒自治省当地出产的最有名的白酒,尤其是为临国斯道索部落联盟的野蛮人喜爱。

不少野蛮人为了一瓶月亮湾都偷偷越境前来交易,打击野蛮人偷渡人员是沙尔巴特边防军最为繁忙和沉重的任务。

也是他们最喜欢的任务,因为那些缴获的月亮湾则统统落入了他们肚中)。

奥多音接过来,一仰脖“咕咚”一声便下去了半杯,舔舔舌头,面不改色:“好酒,好酒,好久没有喝到这么纯正的家乡酒了。”

沙尔巴特人最敬重的便是能喝的人,衡量一个人是不是英雄不是看他的武功,不是看他的魔法,不是看他干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伟业。

而是看这个人在酒桌上的表现,在酒桌上能够征服沙尔巴特人的英雄才是真正的英雄。

现在姜千言被德辉奉为解放的英雄,杨无敌被委员长奉为救驾的英雄,如果两人来到沙尔巴特,没人当他们是英雄,上了酒桌肯定得变成一对狗熊,反观奥多音则厉害多了。

格里格巴一天三顿离不了月亮湾,自己有句诗叫作“酒醒只在湾里坐,酒醉还在湾里眠。酒醒酒醉日复日,月升月落年复年。”

见到奥多音如此表现,立即一把将奥多音搂在怀里,在他脸上连连亲去,弄得奥多音一脸口水,奥多音强忍着那浓重的酒气,心里早骂了他一千遍。

“来来来,你我大战三百杯,不醉今天谁也不能归。”格里格巴一抬头一杯酒便下去了,打了个酒嗝加了一句,“醉了也不归。”

“死酒鬼,死远点!我可不是同志!”奥多音在心里骂着,脸上却堆满了谄笑,“委员长好酒量,好厉害!

来,我奥多音敬你一杯,我奥多音出过国,留过洋,扛过枪,打过炮,摸过奶,唱过歌,杀过野蛮人,斗过昇阳人,还是第一次见到像委员长这么能喝的人,我不服,咱们来比一比?”

“比一比,好,比一比?”格里格巴的舌头都大了,而眼睛却明亮了起来。

这格里格巴酒量的确名不虚传,他号称沙尔巴特全省第一酒仙,全国第二,全国第一还没有生出来。

说起来,他这个沙尔巴特格勒自治省的委员长也是靠喝酒赢来的,论能力、论声望、论资质他都比上奥多音的父亲奥斯塔,但酒量却远远的胜过了奥斯塔。

他就是靠着和沙尔巴特那些实权人员一个个的拼酒,从酒桌上打下了这沙尔巴特的天下,令沙尔巴特所有的权贵都拥护他,而不拥护奥斯塔。

当然,他也获得了上层的支持,因为委员长不希望将这样的重省交给一个马人。

虽然嘴上整天喊着民族大团结,但身为委员长的人类还是偏向于人类本身的。

国家的两大巨首,委员长和总长皆是人类,这归根到底是一个人类占主导的国家。

两斤月亮湾下肚,奥多音支持不住了,而刚才还说话含糊,舌头都大了的格里格巴出去上了一趟厕所回来后,竟然恢复了清醒,就象根本没有喝过酒一样,十分平静的劝奥多音喝。

“奶奶的,肯定是使了魔法,要不怎么会这样?”一股股的酒涌上咽喉,又让奥多音强自压了下去。

奥多音在暗地里替自己的父亲争一口气,心中暗下决心:“我就不相信喝不过你!死了我也要喝!”

奥多音一仰脖子又是一杯下了肚,身子晃了两晃,几乎站立不住。

“来,吃菜,吃菜,不要干喝,干喝易醉。”格里格巴替奥多音夹了一粒花生米,沙尔巴特人喝酒时的下酒料只有两样,花生米和酱牛肉。

“我说奥多音啊,你应该去看看你父亲了,他在那种地方呆了很多天了,你就不心疼?要不要我把他放出来呀?”

奥多音虽然酒的连杯子都快拿不住了,但脑子却极为清醒:“来了,来了,这是套我话呢!”

“哈哈,哈哈。”奥多音仰天打个哈哈,放肆至极,“那个老东西,死了正好,他竟敢反对委员长,真是活得不耐烦,只要委员长一声令下,我现在就是去把他杀了。”

格里格巴斜着眼望了奥多音半天,忽然幽幽叹道:“再怎么着,他也是你父亲啊!你就没有父子之情?”

“父子之情我当然有。”奥多音毫不迟疑的大声道,“但是父子之情再大,大不过沙尔巴特,为了沙尔巴特光明而美好的未来,一个区区的父子之情算什么?不用说是父子,就算是全家,我也杀!”

“好,这才是我格里格巴的好兄弟,我格里格巴兄弟遍天下,但真心的没有几个。”格里格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兄弟的话真让我感动,不过我还想看看,这兄弟是不是只在口头上。”

格里格巴拉着奥多音往外就走,奥多音走起路来摇摇晃晃,格里格巴连拖带拉着的扯着他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