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魔法机械战争

第314章 京师保卫战(2)

乘着德辉的内乱,高俊指挥部队一阵冲杀,反败为胜,由于少了韦大勇的统一指挥,各师各部分散作战,很快便被分割的一块块的,包围起来,陷入了将要全军覆没的境地。

消息最先传到了位于庆斯林的云翔参谋总部,得到消息的云翔一下子楞住了,他急问详情,但汇报的人也弄不明白,只知道自己这边有部队发生了叛乱。

到底是哪支部队,他也说不清楚。至于韦大勇已死的消息则传的到处都是,连敌军也喊,穿自己这边制服的士兵也喊。

实际上两边的士兵都是完全一样的制服,时间太短,根本谁也来不及换,为了区分,高俊那边的士兵都戴了青色的手套。

而这边的一般不戴手套,即使戴也是戴白色的。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一向沉稳的云翔也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姜千言一直联系不上,生死未卜,这边又出了这么大的事,难道是天亡我德辉?

云翔急忙联系吴彬,想让他出兵对付西面,吴彬的回答是他的部队也都全部投入了战斗,一点也抽不出人来。

野蛮人从国内新来的援兵,战局不容乐观。

幸好,吴彬有自知之明,没有向云翔提要兵的事。

云翔手头上连一个师也拿不出来,所有的部队都在围绕着平宁而战,不是用来阻击敌人,便是用来打通敌人的通道。

为了姜千言的安全,在未获姜千言授权的情况下,他又加调了二十万人投入了救援姜千言的方向。

这次西面一出事,直接威胁到了京师,云翔自然明白京师的重要性,便现在实在是没有办法,他只能向京师发信,要他们自己解决。

按云翔的想法,京师原来有守军十万,再加那仲杰新调回去的二十万,这三十万人足可以守个七天半个月的,在这段时间内,他一定可以结束平宁战役,然后就可以调兵了。

他不知道的是,此时仲杰连同那二十万人已经全盘完蛋了。

收到他的信息的委员长大为光火,一叠声的骂:“反了,反了,都反了。”

但他也只是在书房内一个人骂给自己听而已,一出了书房又换上一幅笑脸,鼓舞守军们坚守岗位,严阵以待,等待高俊的到来。

这时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的传来,将委员长震呆了。

自己亲生儿子仲杰率领的二十万大军在平宁城全军覆没,数万大军已经逃回了城里,却没有自己儿子的消息。

“找,给我找,挖地三尺也要找回我儿子!”委员长失态的大声咆哮。

顿时,刚刚整顿好的京师守军出动,逮捕了那数万逃兵,一个个的审讯。

有人报告亲眼看到仲杰的一号车被一个怪物给劈了。

委员长一听,立时“噢”的一声,昏了过去。

*************

“总长,总长大人,我们来晚了,请总长大人恕罪啊!”杨无敌一步抢上抱拳跪在姜千言面前。

望着满目疮痍,暗黑色的地面,一面面缺破的被风吹着烈烈的战旗,而那些持战旗的人则已经不存在了,看着那一个个木然的疲惫的站着都能睡着的士兵。

章不败和杨无敌皆暗暗心惊,他们能够想像的出,这里的战斗是多么的激烈残酷。

望着士兵们分成两股巨大的洪流自姜千言面前滚滚而过,追赶撤退的十八国联军,姜千言终于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好险哪!”

连他自己都暗暗心惊和庆幸,庆幸这一战终于取得了胜利,心惊其成败只在一线之差。

如果两人来得再晚上半个小时,即使他们再冲进来,也将再也找不到中间被包围的士兵和他了。

“战士们,你们是真的勇士,是经过血和火证明了的,任何人都无法抹去你们的功迹,你们的功迹将长记于历史,载于史册,永远流传!

伟大的第二集团军第十师至第十四师以及空四师、空八师,是你们拯救了祖国,拯救了人民。”姜千言嘶哑的声音满怀激烈响彻云霄。

京师危急,京师危急,京师危急!

高俊的大军前锋距离京师只有三十公里,空中部队已经展开了对京师的攻击,远程轰炸飞舟一群一群的飞抵京师上空。

京师上空的各式防空弹如一柄柄向上挺起的巨长的长枪,整个京师陷入了一片战火。

韦大勇手下败退的军队蜂拥入城,此时京城的守军因为分属不同,缺少协调和配合,统一指挥的重担便落在了以委员长为首的军事委员会肩上,当然主要是委员长在亲自指挥。

原本京师的守军并不少,但指挥却相当差劲,委员长本人没有经历过战争,也没有指挥过大型战役,指挥水平是相当差劲的。

这也怪不了他,任何人都不是天才,没有人能够无师自通,立即成为一代名将,而且军事指挥一向是由参谋总部负责的,但现在参谋总部却已经搬到了遥远的山城庆斯林。

委员长已经向云翔连发七道急令,命令立即派来援军或者云翔立即赶回京师指挥防守。

云翔的回答是部队确实调不出来,他本人则正在赶回途中。

委员长对云翔的态度自然有气,他又直接越过参谋总部向北方的吴彬要兵,吴彬也予以了拒绝。

声称正受到一百万野蛮人的狂攻,各战线打的如火如荼,也无法抽调出人马,并建议委员长自己想办法。

还替委员长做了分析,高俊此时不到三十万人,而京师的部队集中起来可达二十万,再加上占据地利优势,应当可以支持一个月,在这段时间,参谋总部那边就可以调派出人马了。

“没人听我的,没人听我的。”委员长不满的怒哼,“奴大欺主,一个个都是奴大欺主。总有一天要你们好看!”

被赶鸭子上架的委员长只得担任了各部队的实际总指挥,还未正式开战便犯下了一个错误。

他没经过细致考虑,轻易的便下达了让韦大勇所部的五万余残兵入城协助防守的命令。

本来韦大勇的部队里面混有大量奸细,是自相残杀而剩下来的,奸细根本就没有清除干净,再加上高俊的阴谋又往里安插了许多。

这五万人里面一万多都是敌人,这些敌人入了城其结果可想而知。

这里面混了不少高俊安排的特种作战部队精英,他们一入城便潜入了各处开始放火、抢劫,大喊:“城破了,城破了。”

结果立时引起了京师的内乱,两千多万民众人心慌慌,有人在四处奔逃,大街上拥挤不堪。

被派来维护秩序的军队里也混有了不少奸细,结果竟然光天华日之下,公然向民众开火射击,引起了民众对部队的恐惧。

一些看看必死的男青年,迫于无奈拾起地上的石块、砖块等物向军队发起了冲击,结果是自然被惨烈射死。

但一旦有人带头,就如一点火星投在了草原上,渐渐烧成了大火,大街上、民居中到处都有军队与民众激战的身影。

更有些大规模的成建制的营、团,公然的从背后袭击守军,弄得敌友难辨,最后自己人与自己人打了起来。

乱,无比的乱。

委员长的头大如斗,一会儿听到三十五师叛变了,一会儿三十五师又来说,他没有叛变,而是攻击他的人叛变了。

整个京师没有一个可以信任之人,委员长有一种天塌了感觉。

就是在这种时刻,高俊带着三十万人将京师围了个水泄不通,并建立起魔法屏障,切断了内外的通讯。

“完了,完了。”委员长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无力过。

就连军事委员长的那几个人也不听他指挥了,那个马人格尔泰就一个人逃跑了,不再来参加会议。

一架涂着德辉五色旗的飞舟在高空飞行着,飞抵了经过激战的平宁上空,从魔法探测器中望去,地面上到处都是死尸,都是断壁。

都是残缺不全的肢体,都是被火烧过的战旗,零乱的破碎的武器,东倒西歪的地效飞车和废弃了魔导炮。

一具具的尸体铺成一片片的田地,云翔在飞舟上眉头紧皱,双手合什,从不信教的他此时却在默默祈祷:“希望上天开眼,保佑刺猬活着,我云翔愿以十年寿命相谢!”

“嘟嘟嘟”,舟壁旁边的魔法传音器忽然间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