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魔法机械战争

第298章 马大嘴上场

姜千言理解了的意思,现在京师的南面是十八国联军,北面是野蛮人,西面是高俊,呈现三面作战态势。

而高俊原先只有一面,现在也变成了两面,有了背后的沙巴尔特的牵制,他便不敢全力进攻这边了。

此时,姜千言想到了一件事,问道:“若是高俊与那格里。哦,格里什么的联合起来怎么办?”

姜千言对那个格里格巴毫无印象,以前连名字都未听到过。

“这个不怕,只要我们说动一人,这个格里格巴便造反不成了!”委员长神秘的笑笑,“你是不是有个很好的同学叫奥多音?”

“奥多音?”姜千言惊叫道,“那个马大嘴?他能干什么?”

“他的父亲奥斯塔便是沙尔巴特的副委员长,奥斯塔控制着沙尔巴特的经济命脉,只要他切断经济,那个格里格巴连饭都吃不上,自然造不成反了!

对了,那个奥斯塔还是你父亲的生前好友,如果你能修书一封,那就更加万无一失了。当年,定人选的时候,还是你父亲推荐的奥斯塔,我相信他是绝不会叛变的。”

“可是。”姜千言忽然想到,“现在沙尔巴特已经造反了,若是奥斯塔不造反的话,那岂不是非常危险?”

“呵呵。”见到姜千方焦急的表情,委员长笑了,“你太小瞧我们的奥斯塔了,如果他这么容易被打倒,怎么称得上是神奇四侠呢?”

“神奇四侠?”姜千言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感到十分好奇。

“咦,你父亲没有给你讲过?”委员长颇具玩味的看着姜千言,“你父亲年轻的时候智略超人,经常干出惊天动地、人所不能的大事来。

其中还有三个人与你父亲关系密切,他们四人经常联手,做许多轰动天下的大事,当然大部分是对国家有益的,小部分嘛。”

委员长看到姜千言面部紧张,便一笑:“也没什么,就是经常教训教训贪官,弄得贪官家破人亡破坏律法什么的。

正因为干了这样的大事,弄得天下皆知,后来有人便给他们起了这么个名字。哦,那个人可不是我。不要用那种目光看我。”

“另外三个是谁?”

“噢,我忘说了,我想你应该都认识,一个就是你小时候的师父,现在的剑圣洛苍?库里奇;另一个便是这个沙尔巴特格勒自治省的副委员长奥斯塔。

还有一个,唉,已经去世了,就是长时间担任你爸爸助手的云燕中将。”

“云姨、师父、爸爸。还有奥多音的爸爸。”遥想他们年轻时英雄豪迈的样子,姜千言的眼眶湿了。

“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换旧人哪!”委员长想是也想起了四人,摘下眼镜擦擦,颇有感慨的道,“现在就看你们这一代的了。”

姜千言找到奥多音,将派他潜入沙尔巴特见机行事的事情说了,奥多音的脑袋摇得像摆浪鼓一样,他是一百个不愿,一千个不愿,嘴里喊着:“打死也不去!”

而且还说什么,“早就断绝父亲关系了”。

姜千言还不知道他的脾气吗,他根本是害怕。

凡是危险的地方奥多音是一概不去的,最好的就是天天让他在安全的家里睡大觉,这是奥多音最喜欢的,当然如果找上几个漂亮姑娘陪着,他就更喜欢了。

见连软的不行,姜千言便来硬的,强行命令他去,奥多音一下子苦了脸,一看没有办法,竟提出了要带一个师去。

姜千言都一下子被他给气笑了。

最后被姜千言给骂了一顿的奥多音只好带着两个机灵的士兵一同前去了。

不过,奥多音提出了要请假三天回家看老婆孩子的要求,姜千言倒是答应了。

解决沙尔巴特并不急在一时,急也是急不来的。

一幅大体的军事分界地图已经画出来了,北边两个多省染成了红色,为斯道索联盟所占据,东部沿海七八个省染成了蓝色为魔法帝国的十八国联军所占据。

西北部的沙尔巴特省染成了棕色,为独立省,京师周围的两三个省以及南部的一些省份都染成了黄色,为已方控制地区,中间还夹杂着几个白色的尚未表态的区域。

下一步要做的就是继续补充这军事地图上的数据,写上已方兵力以及主要的武器装备,并命令他们就近侦察敌方的兵力和武器装备。

确定好这一切后,便开始划分区域下达给各部队命令各部队的就地严守,打击一切进犯之敌,在当前情况下,不要求主动出击,只要求不再失地即可。

一个基本的原则就是部队就地驻守,但因为有些地方敌人太过强大,而已方兵力薄弱这便牵扯到了部队调动。

而部队调动是最难的,各部队首脑都担心自己的兵力受损,或是不愿放弃好的地段去驻守恶劣的地区,因此多有推诿。

而对于这些情况,姜千言表现的十分强势,一率强硬的下达命令,限定时间,在规定时间内必须到达目的的,否则将视为不守军纪,严肃处理。

而姜千言以前在南部军区处理师长的事迹早传遍了所有的德辉军队,人人都知道这个人说话可不是闹着玩的,都是实的,没有虚的。

大部分部队都硬着头皮迫于无奈的答应了,但也有仗着自己手中兵力比别人略多,坚决不答应的。

对于拒不从命的人,姜千言一率在军事地图上涂上敌人的颜色。

见到这种情况的云翔不由担心的问:“我们这样做是不是太强硬些了?有的时候,为了战斗的胜利我觉得应该学会妥协!”

累得头昏眼花的姜千言从地图抬起头来望着这位亲密的战斗伙伴,也只有他敢和自己这样推心置腹的说话。

对这一点,姜千言丝毫没有敢到不悦,而是感到欣慰,至少还有个人可以和自己毫无顾忌的讨论问题:“我不这么认为。

我是这样想的,现在的局势太过复杂,必须采用一种快刀斩乱麻的方式尽快稳定局面。我这样做,也是为了表明一种态度,这个态度非常重要。

就如一面旗帜竖起来后才可以让人有所适从。这个时候做事情一定要旗帜鲜明,才可以赢得大多数。

如果我们选择妥协,短期看我们少了几个敌人,但对于别人却起了一个错误的引导,对于大局来说是得不偿失的。”

云翔还有一个非常大的优点,就是特别能够替别人着想,这也是他与姜千言一直配合默契的原因,否则如姜千言这样一个一味强硬的人。

很少有人能够与他长时间相处,如果换了韦大勇,恐怕早拳头对拳头了,换了打定主意就不变的吴彬,早私下带兵去执行自己的计划了。

这些事都是按照姜千言的计划在飞速的解决着,但还有些事情是不受他控制的。

比如,忽然间不少军队里的、京师的、地方上的官员忽然间找上门来,要求拜见新任的总长大人。

其中不乏一些实权派的大员,比如全国商贸委员会的委员长、各省省长以及军队中的后勤军需官。

这些人都是在战争中需要他们的帮助的,如果他们在背后捣乱,将会给军队造成极大的麻烦。

每个人的态度都十分恭敬,但姜千言也知道这只是表面上的,若论实际的实力他们比自己这个刚刚当上总长没有在京师一年的年轻人要强大许多,有一些暗地里的力量是非常可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