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仙侠秦天寻仙记

第10章 山神庙风波一

农历腊月二十九

即将进入新年

天气晴朗,微风,多云。

适宜出行。

快要过年的秦家村最近很热闹,原因是村竟然出现了三大奇闻

这在往日里几十年都没遇到过。茶余饭后,又新年增加许多欢乐的气氛。

这第一件事就是秦家柱子被鬼上身,竟然牵扯出八十多年前的冤案,后来虽然被秦天救出,但依旧抵消不了秦家的过错,据说秦柱全家已经开始了忏悔,赎罪的行为。

受害人秦柱也在村人的追问下,无奈点了头。承认事情的真实性,虽然在心里早已破口大骂。哪个****在乱嚼舌根。

别人的年怎么样,秦柱不知道,反正自己家是不会好过了。

想了半天还是把铁链埋起来起来吧,留着继续镇宅吧。兴许还能镇住一些小鬼小妖什么的。

也不知道娘托人打造的灵位怎么样了,明天就是初一了。

收回心思,专心把石碑修好埋起来。

且不论秦柱家现在怎么样,这第二件事就是村子后面的尧山上面的山神庙居然突然诡异地变大了好几倍,而且全部修缮一新,虽然总的只有几间房子,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亭台楼阁一应俱全。

引起了全村人的强烈注意,村人纷纷放下家务活,拖家带口前去看个新鲜。

只见原本的破、旧、小山神庙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一座巨大的宫殿式的古建筑,占地面积足足有原来的好几倍。

从外面看红砖绿瓦,碧水蓝天,从里面看金碧辉煌,一尘不染。

神像好像是重新涂了一层金漆,高大威武,面目慈祥和善,态度可亲。旁边陪侍的两个小鬼则凶神恶煞,金刚怒目。

众人纷纷围着着古老的建筑指指点点,赞赏不已。感慨真是神仙府邸,好似天上人间。

这时,人群中走出几个摇摇晃晃的老人,在儿女的搀扶下走进神殿,跪在蒲团上,恭恭敬敬地上香、磕头,请愿。

站在人群中的秦天哭笑不得,这绝对是姬飞羽的杰作。只是没想到这个家伙这么骚包,非要把山神庙打扮成这样,引人注意,不过这样也好,更容易积聚香火。

常言道人活一口气,佛争一炷香;说的就是这个理啊。

就在秦天看的厌烦想要回去时,人群中传来一阵惊呼声。

原来路边开过来一辆车,不避不让径直朝着人群奔过来,吓得一些村民抱着孩子连忙躲在一边。

尧山山势不高,坡度较为平缓;所以一些农用运输机都能开上来,更别说这个越野jeep了。

看到这辆车横冲直撞,车里还传出一阵阵哈哈大笑声,秦天皱了皱眉头,所幸并没有碰到人。

车在神庙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车门打开走下来三个杀马特。

三人皆统一的蓝色羽绒服,下身紧身黑色绒裤,发型凌乱且隐含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时尚范,咳咳,其实是爆炸头。至于脸嘛,肯本看不清,被棕色的头发挡住了。

秦天感觉中间那个个子高的那个是头头,只见两人正众星捧月般地将他簇拥在前方。

此人名叫刘岩,是县长刘民的儿子,所以在新兰县可谓是一霸,与左右两边的张兴和李才并称为新兰三大纨绔。

胖子的张兴和瘦猴李才却没有他那么好的家世,父母只是县委领导班子里的并不起眼的角色。在家人的鼓励下,两人自甘给刘岩做小弟,倒也得到不少好处。

这三人本在县城四处游玩,调戏大姑娘小媳妇日子倒也快哉。(好羡慕.咳咳),今日听说尧山上面突然多了个巨大的山神庙,好像是一夜之间拔地而起的,好似神仙手段。

三人自然是不信,但是友人信誓旦旦保证确实有。为此四人还打了赌。

这不,三人就来看一看这所谓的山神庙。

下了车,刘岩一看确实有座很大的山神庙,而且还很奢华的样子,想到自己在朋友面前丢了面子不由得恼怒起来。

只见三人径直走进神庙,无视旁边正在排队的老人们。

旁边有人看不下去了,就大声喊:“小伙子,你就算要上香也要排队啊。你们也太没礼貌了“

旁边胖子张兴看到刘少眼神不善,就冲着刚才说话的汉子吼道:”老子爱干嘛干嘛管你们这些乡巴佬什么事,识相的,少管闲事。“

”你.”气的说话的大叔满脸通红。

众人虽然感觉这三人的做法令人气愤,但是看看他们的豪车和穿着打扮想必不是我们这些小民小户惹得起的,于是都闭上嘴,静静地看着。

刘大少一行三人径直走进山神庙,看到一个老婆婆正在虔诚地下跪上香。这让我们的刘大少更加烦躁了。

于是他做了一个让人目瞪口呆的决定,只见刘岩快步走向神像,无视神庙外的众人径直走向香案。

在秦天和众人的目瞪口呆下,只见刘岩直接一步跳上了神像,随后屁股一欠,已然坐在香案上。

正在磕头许愿的张婆婆睁开眼睛,眼前的情形让她险些气晕过去,只见一个染着头发的打扮怪异的年轻人正坐在神像前,嘲讽地看着自己。

终于受不了这样的羞辱,张婆婆哆嗦着身子伸着手指,指向刘岩连声道了几句:“你,,,你.“

身子一歪还是昏了过去..

在一旁等待的儿媳妇看见婆婆昏了过去,连忙跑了过去,扶起婆婆连声大喊:”婆婆,你醒醒啊。别吓我啊,我该怎么想当家的交代啊。“

庙外的众人也终于反应过来了,只觉怒火直冲脑门,顿时怒不可遏。几个红着眼睛的村里汉子已经抄起家伙,就往庙里跑去。

这时刘岩冷冷地发话:“谁敢动手,尽管试试。”

一旁的胖子张兴见到这幕,慌忙大喊:“这位是县长刘民的儿子,谁想吃牢饭了就尽管试试。敢动手,弄死你全家。”

几个汉子冲到庙里,听到这话也不由得停住身子,眼睛死死地盯住他们。但是却沉默了。

谁也不想为了一时之气,毁了整个家庭。这个纨绔刘岩他们也或多或少地有过了解,知道他们的卑劣事迹。同时也知道自己惹不起。

看到众人被自己吓退,刘岩便猖狂大笑:“你们不是喜欢拜神吗?拜我啊,拜他们有什么用?我就是你们的神,可以随意决定你们的生死,而你们却无可奈何..让山神来惩罚我啊,我好怕.。哈哈哈哈..。。”

蒲团上扶着婆婆的年轻妇人也认命似的大哭起来.。

看着好像高高在上的刘岩,正在不可一世地猖狂大笑。

所有人都咬牙切齿,义愤填膺;却不没有任何动静.。

秦天皱了皱眉,为什么还不...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