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dafa网页登录版

第6642章 九天地狱阵

中午时分,白祁武刚刚睡醒,就看见香紫纯拿着一条热毛巾,正在擦拭他脚上的冷汗。
   自从白祁武被红头黑蛇咬伤之后,今天已经是第三天。在药材使用上,从前天晚上开始,他内服和外泡双管齐下,但是效果似乎并不明显,他对柯棠铁的治疗方法,禁不住有一些怀疑起来。
   过了一会之后,白祁武苦笑着说道:“如果我的病治不好,以后我就是一个不懂剑术的废人。”
   香紫纯微笑着说道:“你长得这么英俊挺拔,一点都不像废人。你现在只是受到一点挫折而已,没有必要因此而伤心难过。剑王爷和二夫人一直都很关心你,他们正在想办法找名医治疗你。”
   白祁武微笑着说道:“如果我像你这么健康,这么聪明,我肯定会非常骄傲!”
   香紫纯笑着说道:“你是剑王府里面最聪明的人,你可以把剑士的教材背下来,但是我就是不行。”
   白祁武苦笑着说道:“就算我可以把剑士一级到九级的教材全部背下来,也不代表我可以轻易修练到剑士九级。更为要命的是,我现在的剑士水平只有三级,就算可以练剑,我也只能从剑士三级开始练起。”
   香紫纯微笑着说道:“你有练剑的基础,加上又熟读教材,只要认真修练,肯定可以事半功倍。”
   白祁武没有再说话,只是带着微笑,看着香紫纯在忙碌。虽然香紫纯所说的每一句话,全部都是安慰的话,对他的病情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帮助,但是他一听起来,心里就觉得特别舒服。
   香紫纯不但长得清纯,而且心地善良,而凌宝蝶不但骄美,而且蛮横。如果凌宝蝶有三分之一香紫纯的性格,那该有多好。只不过白祁武的这种想法,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都不可能出现。
   在擦拭完之后,香紫纯微笑着说道:“你是我的师傅,你应该起表率的作用,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白祁武苦笑着说道:“我现在是三级剑士,而你却是六级剑士,我已经没有能力做你的师傅。”
   香紫纯微笑着说道:“一日为师,终身为师。就算你不承认我这个徒弟,我也会承认你这个师傅。”
   白祁武笑着说道:“你没有烧过香,也没有送过礼,所以我们之间,不存在师徒的关系。”
   香紫纯听完之后,禁不住乐呵呵地笑了起来。不一会儿,她便离开了白祁武的房间。
   在修练剑术的过程中,香紫纯有好几个师傅。那个师傅有空,她就会向那个师傅请教。在那几个师傅当中,白祁武就是其中的一个。她最喜欢向白祁武请教,因为白祁武的剑士理论说得最透彻。
   看着香紫纯离开的背影,白祁武有一种说不出的好感。只是这种好感,他知道他不能说出来。
   ……
   在香紫纯离开之后不久,白祁武的哥哥白祁文从外面走了进来。
   白祁文的身上穿着一件浅绿色的衣服,腰间带着一把长剑,脸上流着热汗,看起来就好像刚刚经历了一场剑术比武一样。一走进房间里,他就站在白祁武的床边,接着弯下腰来,查看白祁武的伤口。
   白祁武有些疑惑地说道:“大哥,今天武术学院又没有放假,你怎么会回来得这么早?”
   白祁文微笑着说道:“自从你被黑蛇咬伤之后,我就请了几天事假,我一定要把青格菲抓捕归案。”
   白祁武平静地说道:“父亲已经告诉过你,我的事情纯属意外,你没有必要继续追究下去。”
   白祁文不满地说道:“你被青格菲害成这样,还帮她说好话,真是不可思议!我现在抓捕青格菲,不是父亲的指令,而是亲王的指令。亲王对这件事情很重视,在城里城外,已经抓捕了两天一夜。”
   白祁武平静地说道:“青格菲说不定已经离开了摩州,估计你们很难抓到她。”
   白祁文自信地说道:“长谷关口一直有重兵把守,并且检查严密,就算青格菲有三头六臂,也很难走得出关口。只要她还在摩州的境内,或者是在帝国的境内,迟早有一天,她肯定会被抓捕归案。”
   白祁武有些担心地说道:“你们这样抓捕青格菲,如果被我母亲知道了,她肯定会很生气。”
   白祁文笑着说道:“如果她有意见,就让她去找亲王。你已经服用了两天的苦芪草,现在感觉怎么样?”
   白祁武微笑着说道:“有一点效果,但是并不是很明显,可能还需要服用一段时间。”
   白祁文笑着说道:“既然有效果,那我就把剩下的五捆苦芪草,全部送给你,反正我现在用不着。”
   白祁武没有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白祁文的好意。
   不一会儿,白祁文叫香紫纯去拿苦芪草,接着便离开了白祁武的房间。
   对于青格菲这名少女,白祁武既有恨意,也有怜意。
   白祁武之所以有恨意,主要是因为青格菲的那条黑蛇,让他损失了五成的功力,并且让他永远都不能练剑。他之所以有怜意,主要是因为他一时冲动,做错了很多事情,从而导致青格菲到处被抓捕。除此之外,珠清丽和青格菲的关系,也是他产生怜意的一个原因。恨意和怜意交织在一起,让他感觉很矛盾。
   至于苦芪草的事情,白祁武当然明白白祁文的用意。
   自从在三天之前,白祁文把苦芪草拿回来之后,白剑乔只要一看见苦芪草,就非常有意见。现在白祁武有需要,白祁文就刚好把苦芪草送给白祁武。只要白祁武使用苦芪草,不管有没有效果,白祁武都欠白祁文的一个人情。除此之外,只要苦芪草不在白祁文的手上,白剑乔就算有意见,也不会这么大。
   ……
   第二天早上,在房间里,白祁武一觉睡醒,就发现自己身上的冷汗已经全部消失。他非常兴奋,马上从床上爬起来,接着穿上衣服和拖鞋,紧接着打开房门,然后跑到隔壁,敲打柯棠铁的房门。
   白祁武一边敲打,一边大喊:“铁叔,快点起床,我有好消息要告诉你!”
   过了一分钟之后,柯棠铁站在后面,很严肃地说道:“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你都不应该这么冲动。你这样大喊大叫,吵醒了别人,也泄露了我们之间的秘密。我希望从今天开始,你能够学会冷静。”
   由于白祁武比较兴奋,所以他对柯棠铁的说话,基本上没有太注意。他一转过身子,很快就看见了柯棠铁严肃的表情,他把兴奋暂时收起来,接着拉着柯棠铁走进他的房间。
   在房间里,柯棠铁坐在白祁武的旁边,开始为白祁武把脉。
   把完脉之后,柯棠铁微笑着说道:“你的经脉表现非常好,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白祁武兴奋地说道:“你既然说是奇迹,是不是在不久之后,我就可以正常练剑?”
   柯棠铁摇了摇头,然后微笑着说道:“你的经脉还没有完全畅通,所以暂时不可以正常练剑。”
   白祁武有些沮丧地说道:“只要不能正常练剑,那些所谓的奇迹,都不是奇迹,只是一种好消息而已。”
   柯棠铁微笑着说道:“二公子的心情我可以理解,只不过你身上的经脉真的是一种奇迹。从你十岁开始,你的心和手脚一直都不能相应,就是因为你的经脉有一些堵塞,从而导致你的剑术升级缓慢。”
   白祁武听完之后,立即竖起耳朵,很认真地听了起来。
   柯棠铁笑着说道:“在被黑蛇咬伤之后,如果是常人,就是恶性的伤害,但你不是常人,所以就变成了良性的伤害。黑蛇的毒药把经脉堵塞的部分已经破坏,只要通经活络成功,你就是一个剑术的奇才。”
   白祁武听完之后,非常兴奋。他笑着说道:“铁叔,你不是医师,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东西?”
   柯棠铁笑了笑,接着喝了一口茶,然后就把他的人生经历说了出来。
   ……
   在二十五年以前,柯棠铁是白剑乔的下属。他跟着白剑乔东征西讨,立下了很多汗马功劳。
   在十五年以前,柯棠铁是一名九级剑师。只要他一直满足于现状,就可以过上安稳的生活。
   在半年之后,东摩人在东摩神山里,发现了一座很大的优质铁矿山,那座铁矿山名叫六宝山。
   当时的凌摩帝国刚刚统一了凌摩平原,国力比较强盛,但是在凌摩平原上,由于铁矿石比较少,严重阻碍了经济的发展,以及领土的扩张,所以皇帝凌天摩对六宝山比较感兴趣。
   经过半年的准备之后,凌天摩派出了一支以杨剑王为首的剑团军,发起了征服东摩神山的战争。
   为了追求功名利禄,柯棠铁离开了白剑乔,接着以九级剑师的身份,加入了杨剑王的剑团军。
   由于东摩神山没有统一的军队,所以杨剑王的剑团军长驱直入,很快就占领了六宝山。
   在占领了六宝山之后不久,凌摩帝国便开始了保矿、挖矿和运矿等等的一系列工作。
   保矿和挖矿的工作比较顺利,但是运矿的工作,从来就没有顺利过。由于路途比较遥远,加上各种邪蛇毒蝎经常神出鬼没,所以在运矿的过程中,军民死伤无数,最后凌摩帝国不得不放弃六宝山。
   在进入东摩神山的时候,剑团军总共一万多人。等到撤出东摩神山的时候,整个剑团军只有十来个人完好无损。在死伤的名单中,杨剑王被紫头黑蛇咬死;柯棠铁被蓝头黑蛇咬成残疾,并且功力全失。
   在战争结束之后,柯棠铁每个月领着帝国的津贴,过着无业游民的生活。自此之后,他遍寻名医治疗他的残疾右手,很快他就变成了一个穷光蛋。幸好白剑乔把他收留在剑王府里,否则他肯定会流落街头。
   来到剑王府之后,柯棠铁除了满足生活需要,以及留下一些积蓄以外,他把所有的钱财,全部投入到他的残疾右手上。他研究了很多医书,并用自己的右手去做试验,如今已经大有收获,他现在是一名六级剑师,只不过用的是左手。只要再努力一段时间,他的右手就很有可能恢复正常。
   在了解了情况之后,白祁武禁不住佩服起来,原来柯棠铁本身也是一个奇迹。